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与我杂交(原名真菌攻和生物研究生受 耽美 贼好笑)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发家致富,脱离黑户(二)
贾君还以为是赵钱孙李的日常请安呢,拿出手机来一看——
嘿?银行来的短信,又扣短信费了吧?咦?不应该啊。
点开一看,他几乎无法抑制即将冲出喉咙的尖叫,竭尽全力地把它变成了一声闷哼。
这么多钱!是不是我爸给我妈上贡不小心转我这儿来了?
贾君赶紧给他爸发了个短信,秒回——
“不是。我开会呢,你问问你妈是不是偷着给你大额汇款了?”
贾君又赶紧给他妈发了个短信,也是秒回——
“不是。我开会呢,你问问你爸是不是不小心把私人储蓄转给你了?”
贾君笑的不得了,知识的大山就是不一样,还“私人储蓄”,不就“小金库”么?
如果不是他俩,还能怎么来钱啊?坐这儿摆弄玻璃器皿天上就会往下掉钱吗?
突然QQ来了条消息——
“from我的电脑:不必惊慌,我接了点儿私活儿。”
卧槽!!这怎么能不惊慌?!什么叫“接了点儿私活儿”?!!妈呀,都是哪里学的非正当词汇,还“私活儿”!!连儿化音都打出来!!
贾君说话受地区影响,儿化音特别多,甄君显然成功地继承了他这一特点。
贾君现在不光没有消除惊慌,甚至陷入了深深的恐慌,疯狂地给甄君发消息,但那边却杳!无!音!讯!
急的他都想砸玻璃器皿了,下决心一定要给甄君买个老年机,穿一红绳儿,系甄君脖子上,系个死扣儿,声音开的轰天响!震动开的震地摇!天摇地动的让他再TM的杳无音讯!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一开始,贾君还扎心挠肝满实验室乱蹿,激烈的情绪大量的消耗了他的能量,后来就只能奄奄一息地倚着实验台,绝望地看着水槽,它已经堵了好几天了,不论贾君用何种办法都无法将它疏通,此时里面已经涨满了水,一个塑料培养皿在风平浪静的污水里浮浮沉沉。
突然,手机指示灯闪了起来,吓了贾君一大跳,惊慌失措地差点把它扔进水槽里加重它的堵塞程度。
“from我的电脑:不好意思,刚才在杀鸡,溅了一身血,腾不开手。”
“from我的手机:哈?!杀什么?!什么鸡?!在哪里搞的这种骚操作?!有没有搞脏我美丽夺目的壁纸?!”
“from我的电脑:1、杀的鸡   2、杀的鸡  3、在室外  4、没有”
“from我的手机:你刚才说的‘私活儿’是什么活儿?”
······
又迎来了新一轮的杳无音讯——
卧槽!!怎么一到重点内容,信号就像被李云龙的两个营切断了一样?!!
贾君气急败坏地围着实验台疯跑,不知道从哪里抄起了一根钢管,“嘭!”地一声向水槽里恶狠狠地猛扎了过去,溅起了半米多高的巨大浪潮!顿时里面波涛汹涌、云翻雾绕!所有的生物非生物纷纷上下蹿跳、四处流逃!
随着“嗝!————”的一声巨响,困扰了多位业内专家、堵塞长达七八天、情况恶化的十分严重的水槽,就这样被戳通了菊花——
贾君面容沧桑、动作潇洒地抖了抖上半身的污水,慢慢地转过了身去。
“唉——是非成败转头空,衬衫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不远处的手机指示灯又亮了,他忙不迭几步蹿了过去。
“from我的电脑: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剁鸡,操作尚不熟练,腾不出手来。”
这回贾君学聪明了,抑制住问“有没有把我锋利的刀砍成卷刃儿?!有没有把我平整的菜板剁的沟壑纵横?!”的冲动,敏捷地打好了字,迅疾地发了出去,都不敢呼吸,生怕拖慢了他的速度,如果晚了几毫秒,甄君又去炖鸡腾不出手怎么办?
“from我的手机:你刚才说的‘私活儿’是什么?”
哈哈哈,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
这回甄君回的很快,只有四个字——
“from我的电脑:回来再说。”
贾君这会儿不光想捅水槽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