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与我杂交(原创耽美 成精拟人 贼好笑)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全能模式开启(一)

“虽然说从求稳的角度来讲,还得再···”

“你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我可以说服你。说服不了你也没关系,我可以持久而稳定地长期说服你。”甄君相当胸有成竹地宣称,一副自己超闲的样子。

“······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是人的不怕读研的。”想到自己繁重的生存与学业压力,贾君满腹怨念地摔摔砸砸地继续洗漱。

吃了早点,他搬一小板凳儿,踩着它在柜子顶儿上摸了半天,拨楞下来三层灰,呛的他又想揉眼又想抹脸又想咳嗽,最后总算是摸着备用钥匙了。

把它拿冲干净喽,然后拿帕子擦的干干净净的,再穿一红绳儿,还心灵手巧地打一中国结。

“喏——拿好了,可别丢了。对了对了对了···”

甄君看着他嗖嗖地又跑回卧室,翻了半天才找着他那实验记录小本儿,从上面齐齐整整地撕下来一张纸,工工整整地把家的地址、他的电话号码、感谢语什么的全写下来了,写的特别详细,地址精确到几楼的哪一户,电话号码连区号都写了。

“我是那种低智商的动物么?”甄君无可奈何地问。

“真菌兄弟啊,不是你智商低,是我怕你走丢的心情实在是太过剧烈了,你等下。”

贾君又跑到门口拿了他的包,掏出钱包来抽出二十块钱,叠好,又拿过刚才那张纸,叠好。

“你拿好,万一用的着,别揣一个兜儿里,要丢全丢了,你一边儿一个,使劲往里捅一捅。”

“好···”

面对如此细致的关怀,甄君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跟一根蘑菇似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不行了我得快走了!”贾君匆匆忙忙地拿钥匙、手机,趿拉着鞋,边提边往外走,关门前还絮絮叨叨地嘱咐道:“你循序渐进,先跟楼下大爷大妈唠唠,别瞎出去勾搭人,人家都挺忙的,兴许不搭理你,多尴尬啊,万一再让人家把你给坑了······不行我真得走了,你小心着点啊!”

“嘭!”

门在贾君的身后关上。

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但世界好像突然变得有些寂寥。

             

中午,贾君回来的时候一路都留意着,听听大爷大妈们有没有在议论什么甄君引起的恶性事件,在到家之前一直都分外的提心吊胆。

当他踏进家门的时候简直以为老天爷回心转意了,把甄君改造成了田螺姑娘!

整个家都沐浴在一股浓郁而不妖艳的饭菜香气中,一闻就知道不是外面那些加了烈性化学成分和浓重特效的妖艳货色,是集天地精华和人类智慧于一身的社会主义食粮!

他嗖的一下子几步冲进客厅,只见沙发前的小圆木桌上放着三菜一汤,两素一荤,还有一篮馒头,用白笼布裹着。

坐在沙发上的甄君周身萦绕着一种中老年人“岁月静好”“上善若水”“宁静致远”的奇异氛围,手里捧着一本《雷锋语录》在仔细地研读。

整个场景可以说非常的和谐宁静并且诡异魔幻。

贾君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了,“真菌兄弟啊···你、、你没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吧?”

甄君闻声抬头,认真而严肃地回答:“我觉得可能没有。”

“那你这些都是哪儿来的啊?”

“我做的。”

“嚯!你做的!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哎?不对,这盘子、碗、筐、笼布也是你做的?”

甄君像贾君一样扯了张卫生纸当书签,把书小心翼翼地合上,放在了合适的地方,回答道:“那是楼下大妈家的。”

“word妈!你跟大妈关系这么好了吗?!都发展到借碗之交了!”

“我和方圆五栋楼的大爷大妈关系都挺好的。”甄君有一丝得意地说。

贾君不可思议地梗着脖子,干巴巴地给他鼓掌,他这适应力简直逆天。

“吃饭吧。”甄君从竹篮子里抽出筷子递给他。

贾君接过来的时候眼泪都快要下来了,这得多长时间没用过这种粗细不均的、光滑油亮的、家用、原色、竹制筷子了!

甄君又从笼布里拿出个馒头,微微泛黄、又大又实在,散发着浓郁的死酵母还有它们的代谢物的香气。

“你尝尝,我不确定我的发面基本操作掌握的怎么样。”

“好好好,我先来口菜润湿一下子食道。”

说罢“噔”的一声在桌子上把两根筷子怼齐,像解剖大鼠一样,将筷子头轻柔而精准地插进西蓝花的叉叉之间,把它的脑袋在菜汤儿中猛浸了一下,然后满怀感情地将正在滴汁儿的西蓝花塞进嘴里——

“啊——要了我的亲命了——”

“是积极的要你的命,还是消极的要你的命?”甄君上半身前倾着问。

“极度的积极!朋友,我简直怀疑平生吃的都是假西蓝花啊,从来没吃到过如此···”好吃得贾君都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夸赞它,“额···多汁多彩!对,对!多汁多彩!”

甄君相当愉快地一笑,也像贾君似的“噔”的一声怼齐了筷子,叉了个西蓝花。

接着,贾君非常宝贝地捧起馒头,像撕咬某种易碎食品一样用上下门牙和上下犬牙扯拽下来了一块。

“嚯!朋友,了不得啊!这真的是你头一次发面吗?”

“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发面所需的实验材料和实验器材。”甄君耸耸肩。

贾君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细节,他没有说实验试剂,妈呀···不会是···

“你是用的酵母粉还是小苏打?”

贾君迂回地问道。

“自产孢子。”

“······”

啊——没想到连他的孢子都充满了实用主义色彩,“您的孢子可真是活力满满···”贾君发自内心地恭维道。

“谢谢,你也是前所未有的在饭后十分新鲜。”甄君非常满意他的努力所得到的结果。

贾君也是前所未有的被人高频率地用“新鲜”来形容,“哎对了,你跟那些大爷大妈都聊什么了?”

甄君喝了一口紫菜汤,大致地回忆了一下,“国家发展历程、历史重大事件;他们的生平、婚姻状态、光荣事迹;他们子女的重大事件日期比如生日、结婚年月日等、职业、婚姻状况、个人习惯、优良品质、未来展望之类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非常符合老年人的话题范围了,那《雷锋语录》也是大爷大妈们借给你与君共勉的?”贾君可以想象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甄君凌乱且逻辑混乱地追忆往昔,甄君通过他们的描述竭力地构建思维导图。

甄君凝重的点点头,“雷锋同志的三观和我相去甚远,我还在努力的适应。”

“那他们肯定也得问你啊,你怎么说的?”

“你的猜测非常准确。额嗯——我是你的堂兄,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妈妈姓什么,所以我不能是你的表兄。”

贾君赞许地点点头,开始把手撕包菜里的花椒一粒一粒地挑出来。

“我二十三岁,比你大三岁。”

“嚯!适婚年龄,他们不得把你加入子代孙代重点相亲对象里啊!”

“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我未婚,但是在老家有稳定的女朋友,家里人看你一个人在外面读书不放心,让我来陪你。”

贾君挑着眉毛缓慢地点点头,这个人设很符合他男生女相的危险特质。

“女方一米七三,大眼睛,硕士在读,主攻应用真菌学。”

贾君噗的一声笑出来,“应用真菌学”,咋个应用啊?他努力地抑制住自己大胆的想法,“你继续你继续。”

“所以女方不着急结婚。嗯——女方性格很好,爸妈都是老师。”

贾君开始觉得不太对了,“咦?我也一米七三、大眼睛、爸妈都是老师,这不就是我吗?”

“你性格也很好。”甄君给他补充道。

“谢大佬夸奖。”贾君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

“因为我没有太多可以参照的对象,就先把你衍生了一下。”

“······行吧。”他的形象可能会得到有史以来最广泛的传播,可能到最后整个社区都能流畅地描述他的外貌特征、生平学历。

“那你做什么工作啊?”

“开淘宝店,所以经常在家,规律地出门寄快递。赚不了大钱,但可以赚赚小钱,生活小康。”甄君停顿了一下,让贾君有时间消化并分析他的人设。

“你觉得怎么样?”

“从头到尾都非常合乎逻辑,流畅自然得让我不可思议。”

贾君十分钦佩地赞许道。

“谢谢。”甄君的愉悦之情充分体现在了面部表情上。

“哦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甄君立刻收敛了一下强烈的积极情绪,有些严肃而具有学术性地说。

贾君一看他这种状态就发憷,又要探讨人生哲学、社会科学了。

“啥···啥问题啊?”

甄君将胳膊肘撑在桌子上,向前靠近贾君。

眼中的深紫檀色像天刚开始暗下去时森林深处的木色,幽微难辨,深沉莫测——

“你为什么不希望我走丢?对于你来说,这不是减轻生活负担最直接快捷的方式吗?”

大佬们!!喜欢的话请电击左下角的心脏,使它充血变红啊!!!蟹蟹大佬们!!!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