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与我杂交(原创耽美 拟人成精 贼好笑)第八章

第八章人形虽在,菌性未泯(一)

“你该睡觉了。”

“欸?”

甄君刚要张嘴,话还没说就被贾君截断了,“哦哦哦!我知道了,我又萎了是吧?”

“是的,但是你这次萎的很自然,不是外部因素造成的。”

“就是困了呗?···”

在确定甄君没有当真菌大帝的想法之后,贾君简直是由内而外的放松,瞬间又困又馋。

“哎对了,你睡觉吗?”

“都可以。”

“那睡觉和不睡觉你更倾向于哪个?”

“睡觉,睡觉更舒服。”

“那可不么?我觉得光躺着就够舒服的了。”

贾君拨楞拨楞头发往厕所走,进入睡觉准备流程,他流畅的步伐忽然一顿。

哎?好像不太对,如果他睡觉的话——

家里就一张床和两个颜色鲜亮、颇有格调单人沙发!

颜色鲜亮颇有格调有什么用?!又不能因为它颜色鲜亮颇有格调就能顶长沙发来用!

妈呀!总不能刚袒露心扉就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吧!!

但是不让人家睡觉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这个妖精有独立人格还有情绪情感,但贾君还想再挣扎一下。

扭回头来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额···那个···我家的床好像不够长啊···”

要不您就别睡了?

只见甄君缓缓地站起来,转转脖子,活动活动筋骨。

贾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咋滴啊?要变身啊?

干啥啊?要使用变大魔法啊?根据物质守恒定律,这做不到啊。

只听“咯吱咯吱”几声响,跟橡胶相互摩擦的那种声音似的,甄君陡然短了十来公分。

“现在够长了。”

“嚯!这么神奇的吗!!”贾君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缩骨神功。

甄君非常自觉地把贾君的实验记录小本儿递给他。

贾君火急火燎地接过来,趁着记忆还新鲜,嗖嗖的一顿记,图文并茂,努力地想把这一神奇现象完整而又形象地记录下来,等他激情洋溢地记完时,甄君已经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了,把右半侧床留给了贾君。

看着空着的一半儿床,一种诡异的感觉涌上贾君的心头,活了二十多年了,这还是头一回有人在床上等他睡觉。

他有点不自在地关了灯爬上了床,仰面朝天地躺着,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好,放胸上喘气儿费劲,放肚子上压的慌,放两边儿怕碰到甄君。两只手还没烦恼完,两只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并着难受,叉着也别扭。

他正费尽心思地动来动去,忽然一个被子角搭到了他肚子上。

“给你被子,我不需要。”

说罢他翻了个身儿,面朝外,把大半个床都留给了贾君。

“谢谢···”

这下空儿是富裕了不少,贾君舒服地舒展了一下手脚,心里犯嘀咕,妖精都怎么体贴的吗?还是他这是无意的?万一我睡觉不老实,半夜猛踢一脚把他胫骨踢折了怎么办?该去医院接上还是去实验室弄点酶诱导一下子?万一他睡懵了一脚踢断了我的胫骨怎么办?我应该先吃早点再去医院还是去医院再吃早点?······

越想越困,想的东西越来越莫名其妙,最后贾君毫无知觉的睡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贾君在一种迷之爽感中醒来,感觉全身都被一种柔软、湿润、富有弹性的介质包围着。

截止他睁开眼睛之前,他的心情是相当愉悦的,在他意识到自己整个儿的趴在甄君身上后,他完全没过脑子地爆喝一声:“流氓!”一个轱辘蛋儿差点滚下床去,还是甄君伸手稳住了他。

“啊?”甄君挑着一边儿的眉毛疑惑地望着他。

“不不不!”贾君手脚并用的往床中间爬了爬,边爬边摇头,“不是说你,我说我流氓。”

“哈?”甄君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用法。

“不好意思哈,真菌兄弟,以后我要是再这样,你就把我、、把我···轻轻抬起、轻轻放下、盖上被子就好。”

“哦,好的。不过——”

“嗯?”贾君现在可怕看见甄君这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了。

“我对你此类行为的感觉是···积极的?”

“啊?你问我啊?”

“不,我不太好界定这种感觉。”

“要是别人那么死压着我,我肯定连气儿都喘不上来。”

贾君吸了吸鼻子,总觉得有种奇怪的味道,刚出锅的馒头的那种香味儿,不过还带点儿老家后山上的那种清新的感觉,嘿?这是啥啊?楼下大爷蒸馒头+外面草坪割草?

贾君拉开厚重的窗帘,阳光像海啸一样地涌进来,逆光来看,一团团细小的颗粒在阳光的包裹下做着布朗运动。

叮!——

贾君突然明白了一切。

“这位朋友,这些···”贾君朝空中指了指,“可爱的颗粒状物质不会是你的···孢子吧?”

甄君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点头,没觉得这有什么异常之处。

“怎么了?”

“没···没怎么。”贾君尴尬地都不敢呼吸,“那——你是怎么释放出的这些···孢子?换句话说吧,你的生殖器官···在哪里?”

我的妈呀!这种问题太羞耻了,贾君极力自我暗示这是科学,这是研究,他是个研究生,研究生就应该问这种科学研究正经问题,就像肛肠科的大夫应该没有心理压力的肛人。

“生殖器官?”

贾君心虚地点头,“昂···”

“全身都是。”甄君认真地回答,毫无羞耻感。

“嚯!也就是说你整个身体就是一个特大的子实体?哪里都能释放孢子?”

“对。”

贾君脸一下子就红了,从耳朵红到后脖颈。

完犊子了,自己昨天还仔细地感受了眼前这个人形老二的触感,并且跟这个老二躺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上,还在他的顶部醒来。

“你的脸为什么变红了?有什么诱因吗?”甄君面带疑虑地问。

“精神焕发。”贾君鬼扯一句。

“E盘-戏剧-京剧-50年代-《智取威虎山》杨子荣的台词。”

“······”这TM还能说什么,贾君心烦意乱地转移话题,“那你的消化器官在哪里?”

“哦,这个啊,在里面,外面也行。”

甄君边说边举起一根手指,跟蜘蛛侠似的射出来一小撮儿菌丝。

“嚯,这么神奇的吗!”

甄君自觉地从床头柜上拿过他的实验小本儿,把手上的菌丝也一并递给他。

“这个也送给你了。”

“啊?!送给我了?你不要紧吗?这相当于你的肠子啊。”

“没关系,我还有很多,而且我还能长很多。”

“哦。。当真菌可真好啊,你肯定用不着健胃消食片。”

 

贾君洗洗涮涮出去买早点,甄君在家根据自己得到的已知信息自发地叠了被子,归置归置东西。

贾君在楼下往楼上一瞟,正好看见甄君站在窗前往外张望,沐浴在鎏金的晨光之中。

唉,这不太行啊,老把一个应该在自然界生长的生物关在水泥隔间里,时间久了他会不会萎啊?

大佬们!!喜欢的话请电击左下角的心脏,使它充血变红啊!!蟹蟹大佬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