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与我杂交(原名真菌攻和生物研究生受 原创耽美 拟人成精 贼好笑)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送菌此去心如何(一)
自从楼下大妈知道了甄君兄弟俩即将搬走之后,不出六个番茄时间,本社区所有的老年同志都得知了这一消息。
随后!
整个社区就进入了一种像在经历某个历史重大事件的氛围之中,每个大爷大妈脸上都充溢着悲恸、不舍、难过、但我不说的表情。
之后!全社区的老年同志开始自发组织筹备欢送会,准备工作忙碌而有序地进行起来,大爷大妈们每天都跟参加什么工人集|会似的,感情饱满!激情澎湃!超越自我!积极向前!
当事|人之一,甄君,以一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严谨、务实、认真、镇静的作风,也积极地参加进此次大型歌舞展示活动中去。
而另一当事|人,贾君,则对此事毫不知晓,只是迷之感觉最近大爷大妈很忙,小区一片歌舞升平的太平景象。
而且,贾君这会儿也没工夫仔细研究大爷大妈们在干什么,他忙的简直要上天了——
东市做实验,西市见老板,南市看地板,北市搞墙砖。旦辞甄君去,暮宿实验台,不闻甄君唤儿声,但闻水槽流水鸣溅溅。旦辞甄君去,暮至建材厂,不闻甄君唤儿声,但闻车间电锯鸣啾啾。
所以,当甄君递给他《‘送君此去心如何’主题欢送会邀请函》时,他才如梦方醒,原来自己身边最近一直都在进行这个活动,而他就好像选择性智障了一样无知无觉。
甄君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抿嘴一笑。
“看看吧,全是你喜欢的。”
“哈——我一个九零后的幼|龄青年,老!年!欢送会上全是我喜欢的节目,这个逻辑可以说是很流畅自然了——”他自嘲道,像一只猫头鹰一样无辜又无奈地大睁着双眼,非常有喜感地耸耸肩。
然后,他把邀请函小心地放在大腿上,从裤子上擦了擦手,很金贵地捧起它来,仔细地眯起眼看了看封面,纯手写的。
“嚯——老甄啊,你们的书记员来头不小呀,这个瘦金体很有味道啊,跟散养的野山鸡一样,又瘦又结实,跟外头那些速成虚胖肉食鸡一看就不是一个境界的。”
“那当然了,能看出来吗?老爷子都六十多了。”
“我的妈呀!!”贾君吃惊地捂着嘴,“他怎么一点儿都不抖,妈呀!我才二十多就手抖的不行了!”
但他还是以高超的自我安慰水平为自己找手抖的理由,“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又不专攻手不抖,对于手不抖这一专业,我一个门外汉不需要做过高的要求。”
“那你专攻什么?”甄君问。
“娱乐大众啊。”贾君挑着眉毛回答,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定位很精准。”经过实践证明,甄君由内而外地赞成。
“嗯哼——”贾君又将注意力转移到野山鸡邀请函上,翻开了鎏金点墨的第一页——
“嚯!——我最喜欢的广场舞——”贾君说这话自个儿都觉得有点想笑,“——《新天仙配》,嗯——第二个节目是——笛子独奏《姑苏行》,哇这个有点难哦,这个大爷能顶住吗?”
“这个大爷是你们学校艺院的院长。”
“哈?!——我的妈呀我的妈呀,失敬失敬!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你看下一个。”
贾君在甄君急着献宝似的催促下翻过一页,“嗬!!《武家坡》!!”
虽然这是女权主义的典型反面教材,但它好听啊,贾君见天儿的边吐槽边听。
“这个大爷是国家京剧院退下来的,余派老生。”甄君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啊?!!!”贾君震惊到发出齁啦齁啦的倒吸气的声音,如果没有上下文,甄君一定以为他这是突发什么危急重症了。
“大妈是上海京剧院退下来的,梅派青衣。”
“啊?!!!”贾君吸气吸的好像快要死了一样,甄君现在真有点儿担心他这是不是真犯病了。
“你没事儿吧?”
“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心理光明面积无!限!增!大!——后面他们还唱不唱十三嗨?”
“不唱,因为没有唱代战公主的。”
“唉,真可惜——我觉得薛宝钗真应该和代战公主在一起。”
“哈?”贾君的跳跃性思维让甄君有点儿跟不上,他毫无缝隙地从 “节目列表一惊一乍评论”转为了“文艺作品猥琐鉴赏”。
“你想哦,她俩第一次见面就互相觉得对方美若天仙,而且可以互相体谅,生活技能互补,简直完美——”贾君沉浸在自己不切实际的美好愿望之中。
“哈?”甄君试图把话题拉回来,“你看看下一个。”
贾君回过神儿来,“呼——我简直不敢看了,万一演员表上出现易中天、于魁智、茅威涛什么的,我得立马昏死过去。”他紧张地把刚才失手合上的邀请函揭开,掀了好几掀才掀过那一页。
“《珍珠塔·二见姑》——唉!薛小飞老先生是不可能出现了,12年就去世了。哎?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我连你尿完甩几下都知道。”甄君挑了挑眉毛,“不过,下一个我不确定你喜不喜欢,虽然你经常听。”
“《白蛇传·你忍心将我伤》,哦这个啊!喜欢,我可喜欢了。一开始听张火丁的时候确实不太适应,听起来非常、、、奇特,所以我选择尝试欣赏,听多了就觉得有意思了。对于魁智我是一见钟情,对张火丁属于日久生情。”
“那你是真的喜欢吗?”甄君确认道。
“当然了,哪种喜欢不是喜欢?人分个阶级、试剂分个级别就算了,难道连喜欢都得分成特级喜欢、优质喜欢、普通喜欢、劣等喜欢?”贾君耸耸肩膀,继续往后看,“京胡《迎春》,完了完了完了,听这个我得抖一个月的腿,太要命了!全TM是我喜欢的!”
“下一个大妈非常有风格,老革|命家,精通俄语。”
“我的天,大妈唱《神圣的战争》?!”
“彩排的时候我听了,大妈一个人能唱出整个亚历山大罗夫红旗歌舞团的效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喜欢这种胸怀天下、气如钢铁的女人!!”
两个人就这么着一直把节目表看完,每次贾君满嘴跑火车的时候甄君都得把他拽回来。
看完之后贾君又心满意足地顺着节目单捋了几遍,“老甄啊,这简直是我从小到大参加过的最合心意的文艺汇演的,每个节目都深得我意。”
“那当然,这是我积极向组|织争取并提供充足资金的结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资|本运|作?哈哈哈哈哈,万恶的资|本家,大股东儿!”他把“大股东儿”说的跟“大果冻儿”似的,“——哎对了,你出钱,我要不要出个什么节目啊?”
“随你。”
“要不我唱个《三家店》吧?”
“你成吗?”
甄君都不知道他还会这种操作,想不到想不到,他连他尿完甩几下都清楚,但仍然不晓得他的全部技能。
“怎么不成的,我可是正经学过的,不过我师傅整天怀疑我往隔壁偷学相声去了,唱戏的不如贫嘴进步大。”
甄君都快被他笑死了,跟他搁一块儿真是天天开心。
“你想好了我可就给组|织打电话了?”
“等等等等,我要是唱的话是不是就我一人杵台上,毫无BGM的干唱?”
“额嗯——”甄君略作思考,“我想我可以速成一下拉弦儿。”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