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与我杂交(原创耽美 拟人成精 贼好笑)第十章

第十章你在观察实验材料,实验材料在捉摸你(一)

不到十分钟,贾君就气急败坏地扯着甄君回来了,一进门就把钥匙“镗!”的一声摔在菊花收纳盒里。

“有话你能不能回家说?!啊?!在大街上嚷嚷什么,多S啊!你没看见一整街的人都要被你吓死了吗,以为你虐待我,你看都有人要报警了!”

“你不是说我有什么想法就——”

“我是说过,那你就不能变通一下吗?!你难道无法从可能出现的后果推测出当时的想法对不对吗?!”

“哦——我明白了。”

甄君一脸了然地收下了这个方法论,做了改正保证之后就安静地等待贾君冷静下来,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适时地提出了下一步行动的建议,“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一身衣服再出去一次,这次我一定充分吸取上一次经验与教训。”

贾君刚想劈头盖脸地拒绝并吐槽他,但一想自己从早上就答应他出去遛遛,人家都等一天了,出去的时间还不如在门口宣读注意事项的时间长呢,也挺不好意思的。

“行吧,你先去换衣服吧。”

“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换,这样更效率。”

“······”看着一个光裸的生【中国style马克思】殖器官主动用衣服包裹住自己,这样的官能冲击是真受不住,“在这种情形下,我很希望浪费一小段生命。”

“好吧。”甄君虽然一脸的不敢苟同,但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

不一会儿俩人就收拾得了,又跟上回一样,甄君相当自在,一副不知者无畏的样子,贾君相当暴躁,脑子里又开始上演迷之末日逃亡剧,想象着甄君以各种方式被发现是个非人类生物,被一群高素质流氓用钢筋混凝土押解着去处决,他只好走遍全球找到了所有非人类生物,并伙同他们一起劫囚成功,跑到天之涯海之角建立一个名为“非人类生物保护协会”的组织,过上了与植物性、动物性妖精称兄道弟,和真菌性、器物性妖精吆五喝六的生活。

甄君突然猛的一拍他的肩膀,吓的贾君一回神儿。

“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让你又害怕又期待?”

“哈?害怕是真的,你现在可是黑【中国style马克思】户,一旦被逮起来我是一点儿辙都没有,我倒没觉得我哪里期待了。”

“不,你就是在期待。”甄君跟刚来的时候比,辨析人类情绪情感的能力有了大幅提高。

“没工夫给你抬杠···”贾君边嘟囔边开门,说真的,看甄君这么肯定的样子,贾君心里突然有点虚——

我期待了吗?我在期待什么?脱离主流生活状态过上离奇荒诞的日子?不行不行不行!肯定是不行的!

也许,与大部分人在一起,贾君才能感觉到安全,仅仅是想象自己与大部分背道而驰就足以使他感觉到恐慌。

贾君边胡思乱想边跟甄君一道儿顺着人行道往西走,打算去那边儿那个小公园逛逛,那公园一到晚上就跟早上的菜市场似的,跳各种广场舞的、暴走的、唱歌儿的、还有甩鞭子的,就是那种很长的皮鞭,甩的满地啪啪的,贾君到现在都没整明白这是什么养生原理,准备让甄君感受一下属于中国人民的喧嚣烟火气。

俩人就这么安静地并肩走在嘈杂的涓涓人流中,头上的路灯和街边的橱窗晃的让人眼花。

“你不感觉很奇怪吗?”甄君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嗯?我和你吗?”

“不,你和他们。”甄君用眼睛示意着身边穿来过去的人群。

“我和他们怎么了?”

“你和他们大部分人都不一样。”

“哈!当然不一样,他们又没长一张异性的脸。”贾君无聊地吐槽。

“不是这种不一样。”

贾君发现甄君说话就爱说一小截儿,剩下一大截儿你得一句一句的问出来,也不知道这是跟谁学的。

“每个人都不一样,这不是常识么?”

“也不是这种常规意义上的不一样。”

“嚯,难道我是什么《洛丽塔》上面的‘性感少男’?”贾君只能往这种带有色【中国style马克思】情意味的方面猜。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这样作比较。”

“啊?!你个变态!就不该让你在三观形成之际看那么多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东西!”贾君觉得自己可能是这条街上牵着孩子的人中教育工作做的最差劲的人了,悔不当初地边跺脚边往前走。

甄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我没想说你‘性感’,我是指你属于大部分人之外的那一小部分人,和她一样。”他眯着眼睛,指了指站在香水店门口的一个姑娘。

贾君一到晚上眼神儿就不大好,只能模模糊糊看个大概。

只见那姑娘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黑色的外套上滚着金色的几条饰线,领口别了一朵淡紫色的小型花卉。

“嗬,你瞧瞧!你瞧瞧!那才是赏心悦目的色彩搭配!!”

“中性——”

“嘁,我看你就没好好学。”贾君挣开甄君的手继续在前面走。

“当你们不再害怕只剩下期待的时候,才是你们‘大贤虎变’的时候。”甄君的声音平稳的不带一丝波澜。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贾君头都没有回。

“截至目前,你从未向我展现过你的世界,但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比普通的五个人加起来还复杂。”甄君步步紧随。

贾君忽地转过来,冷冷地看着他,全身处在一种戒备森严的状态里,一种距离感顿时充斥在两人之间。

 “你已经把我的世界研究了个底儿朝天了,还想怎么样?”

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了,先是他的兴趣爱好、成长资料尽数袒露在甄君面前,之后是他的情绪情感随时能被他感知,现在轮到他的心理世界。

到底是他在研究甄君,还是甄君在研究他?

毫无秘密地站在一个人的面前,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特别是你明知对方根本不应该是袒露心扉的对象。

甄君感觉到了来自贾君的巨大排斥,抿了抿嘴,问道:“我是不是表现的太具有入侵性了?”

“你已经向我发起进攻了。”贾君的脸搭配冷峻的表情,有种微妙的美感。

一个穿着保安服、手持唱戏机的大爷从他们身边神采奕奕地走过,声音放的震天响,“你连得三城多侥幸,贪而无厌你又夺我的西城——”

《空城计》,“我正在城楼观山景”,正是贾君好的那口儿,此时听起来却是心烦意乱,甄君可不就是连得三城却还贪得无厌么。

贾君转回头去,淡淡地说:“我不穿戴香水,所以,我的精神世界是我的最后一件衣服。”

大佬们!!喜欢的话请电击左下角的心脏,使它充血变红啊!!蟹蟹大佬们!!!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