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与我杂交(原创耽美 拟人成精 贼好笑)第四章

第四章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菌不知父母恩(一)

贾君发愁该给真菌精穿啥,又不能让他穿着实验服走到广阔天地里去,走到人民群众中去,万一不小心夹带了个什么人类不友好型的菌出去,引起严重的物种入侵,威胁全中国人民的生存,那他的这个社会危害性比汉奸还厉害呢。

要是把自己的T恤脱下来给他,那不更扎眼了,两个半棵男,一个棵上身,下【中国style马克思】身一丝不挂,一个棵下【中国style马克思】身,上身寸缕不着······

要是把自己一身都脱下来给他,那也很完犊子,他俩难得非得有一个棵着么?···

贾君的太阳穴突突的疼,绝望地朝外望去,看见远处赵钱孙李扛着破车、蹚着水同样绝望地往回走。

低头叹口气,突然发现楼下两拳深的积水里有一坨亮粉色的东西“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嚯!这不是那个“雪纺衫类似物”雨衣么。

贾君赶紧冲下去把它捞了出来,又觉得这样对待这位真菌朋友不太好。

赶紧象征性地给雪纺衫脱个色,除了个菌啥的,略微心安地给他套上。

其间,真菌精表现出了超乎意料的顺从与温和,给贾君省了不少事儿。

贾君拽着真菌精的胳膊一路抄小道儿回去,净捡什么树林子、河沟子、小胡同、风化一条街走。

真菌精还是那种完全摸不清自己在经历什么的状态,像一头好奇心爆棚的座头鲸一样,啥都想瞅一瞅、摸一摸。

贾君火急火燎、心急如焚地扯着他一顿跑,都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发现后面一群执法人员开着车、牵着狗、上空还盘旋着直升机要来把他们缉拿归案。

贾君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太戏精了。

直到他把真菌精一把推进他租的小房子里,咔拉咔拉上两道锁,他才渐渐从刚才那种殊死逃命的状态里脱离出来。

贾君之前是住在研究生宿舍的,但他在舍友买了第五个人形玩具时实在是忍不了了,租了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搬了出来,留他舍友一个人在宿舍享受没顶的生命体验。

真菌精像儿童图书里的经典蘑菇形象一样,直直的站在原地,只有眼睛在动,环视着他的新“培养皿”。

贾君忽然意识到,真菌成精,跟那些个植物啊、动物啊什么的成精都不太一样,那些狐狸精、兔子精、人鱼精、各种花精一成精就穿金戴银、能说会道,马上跟故事主角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谈情说爱。他遇到的这个精是肉眼可见的不太行啊,一切都得从头教起。

然而,他都没来得及好好端详端详眼前这个穿着褪色破雨衣的未知生物,手机就响了。

喂,您好——

完了完了,老爷子问实验进程了,他的进程···人形化了啊···

他都可以预见自己在未来的几天里没日没夜、加班加点地重头来过的憔悴模样了。

他抬头正对上真菌精的蜜汁双眼。

“我···”

唉——不行啊,语言不通没法儿交流啊。

贾君福至心灵、灵机一动,开开电脑,快速甄选出了一系列幼儿识字视频教程,把雨衣从真菌精身上撸了下来,把他妥善安置在书桌前,开开视频,把他的头旋转过去,正对电脑。

没办法,只能使用佛系教学法了。

贾君忐忑又不放心地把窗户和门都锁上,怕真菌精私自偷跑出去,但看他那个落地生根的样子,可能性应该不太大,然后他就焦头烂额地去赶进度了。

大约下午两三点的时候,贾君找了个机会溜了回去,还卷回去了两升培养液。

当他看到真菌精依然安稳地坐在椅子上时,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走近看了一眼——

嗬,进度挺快的,都学到成语了。

真菌精闻声回头,对贾君说了他的第一句话——

“你是女人?”

贾君做梦都想不到他的实验材料成精之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一句主谓宾结构的话。

他也万万想不到他应他的第一句话是这样一句主谓结构的话——

“我操···”

“嗯?”

他受的可是启蒙式的教育,当然不可能明白这种成年高阶动词用法。

贾君糟心不已,这事儿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明白,来不及给他多做解释,把培养液放在桌上,匆匆道:“我回头再和你讨论这个性别问题和不规范动词用法。”

“回头?”真菌精往贾君身后看了一眼。

“······我有机会再和你讨论这个性别问题和不规范动词用法。”

真菌精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贾君不能再多费口舌了,赶紧急剌剌的赶回了实验室。

当他凌晨三四点又卷了五百毫升培养液回去的时候,惊愕的发现真菌精在用1.5倍速学习唐诗三百首还是什么别的中国古典文学。

“你怎么学会的用倍速?!!”

真菌精用眼神指指屏幕,“上面写了。”

说的感觉很顺理成章啊,但就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你有机会吗?”

“啊?——哦哦哦!还没还没,预计明后天的吧。”

“好吧。”

看着真菌精的眼神,是那种很原始的认真,不受社会与人生经历沾染的认真,贾君心里突然涌上一阵愧疚感,感觉自己像一个忙的了不得的大财主,呸!如此有时代感的词汇,像一个忙的了不得的资本家,没时间陪自己的小女儿玩泥巴。

在他下午一两点再一次回去查看情况并补充补给的时候,非常震惊的发现真菌精在以20倍的倍速看他D盘深处里那些个小电影,放的实在是太快了,画面都是花的,他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我的天呐!你在看什么?!”

真菌精依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平静地答:“视频都播完了,我没东西看了,就把你电脑里的东西都看了,这个文件夹太大了,所以排在了最后。”

贾君震惊的都不知道该先惊骇于他适应能力、学习能力的强大,还是先羞耻于自己的老底儿都被掀了,还想在他面前维持一下人类的美好形象呢。

他给赵钱孙李发了个短信,大致说了一下相当危险的现状。

赵钱孙李从回去之后就一直处在一种极其恐惧的状态里,觉得身边的实验仪器、试剂、材料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发生一些超自然的变化。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吓的他差点把手里的烧杯向墙上砸去,他解了好几次锁才解开,勉强镇定心神回复——

“你打算怎么办?”

嗡嗡——

“用伦理道德束缚住他!”

“我还是建议你一步到位,用死亡永远束缚住他。”

“!!!惨无人道!!!”

······

“你要用什么束他啊?《西游记》?”

“嚯!我是疯了吗?他就是妖精,《西游记》里的妖精不论善恶好坏都得和主角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对抗,这不是要挑起物种争端吗?!”

······

“小心为好小心为好,你可得谨慎行事,全人类的兴亡都在你手里了,看你能不能解决这个伦理道德增长水平跟不上知识技能增长水平的世纪难题。”

“别这样,我都要压力性掉牙了···”

贾君瘫倒在沙发上,烦躁地揉搓着头发,懊恼地嘟哝了一声,把手机远远的扔到一边。

抬头为难地看着那个依然稳如泰山般坐着的生物,又粗暴地把手机抓了回来,艰难地开始甄选伦理道德优秀教材。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菌不知父母恩啊——

大佬们!!喜欢的话请电击左下角的心脏,使它充血变红啊!!蟹蟹大佬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