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身为人父(古风耽美 年下生子)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平地风波(四)

黎华一行人走走停停、走走停停,走了三天才到令阳。

到了之后,黎华按老规矩,一一拜谒当地豪强富贵、名流雅士,其中一些烂人简直烂到扶不上墙,但也不乏几个极有意思的,也算是无趣之中有几个乐子。

这一趟走下来,明文的、暗指的惯例、门道特别特别多,远超了黎华的预料,可把他难为的够呛,一不注意就得罪了这个,疏忽了那个。

这些年真是做了个假官,出来一趟才见识了官场的真面目。

从前,黎华一直心安理得地认为自己是靠本事吃饭,现在才明白,要不是他爹这个大靠山在那里镇着、李轻烟明里暗里给他拔钉子,他就是再有本事也早被挤兑出去了。

这样一想真是为自己抹把冷汗,老天爷实在是太眷顾他了,只要他错生一点儿,搞不好现在就要光着脚去当木匠了。

唉——既然出身好一点,姻缘自然要糟一点。

花未全开月未圆,才算是婆娑人间。

黎华勉勉强强、身心俱疲走了完整个过场,便开始实地考察,对着图纸反复的修改,最后甚至还做了个微缩版的,五个汉子提着五大桶水对着它猛冲,它自岿然不动,黎华这才下令动工。

白天忙起来的时候无暇顾及其他,到了晚上黎华才觉到了症候。

只觉得床也硬,被也硬。

小虫子叫的也响,月亮照的也亮。

也没人絮叨他了,也没人瞪他了,也没人整天催他成亲了,也没人给他说官场险恶了。

真是枕边也无人,耳边也无人。

翻来倒去的睡不着,覆去翻来心里空落落。

他想了好些天,才想明白:

哦——可能这就叫思乡——

日子就这么喜忧参半的过,一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黎华掐指一算,孩子也足有五个半月了,正是难捱的时候。

长叹一口气,自己这个爹当的也太不称职。

钱,不用他赚;家,不用他养;子,不是他生;连陪陪生孩子的人他都做不到。

真没用啊!

黎华长吁短叹的准备回房歇息,还没进门,他就直觉今晚又是不一般。

但和那晚的不一般不是一个不一般。

手一挥,一股劲风拂出,将门嘭的一声冲开。

他谨慎地绕过屏风,只见有一个人坐在他的床沿上。

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而且还是个一丝不挂的漂亮女人。

黎华几不可闻的倒吸一口气,但仍面色如常,镇定自若。

那个女人对他甜甜的一笑,像一个熟透的枇杷那样甜。

而黎华却只是冷冰冰的朝门口的方向一摊手,沉声道:“请——”

那个女人不禁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甜了。

“我不好看吗?”

黎华实实在在的答:“好看,但是我见过更好看的。”

她娇嗔地皱起了眉头,“你可真不会说话。”

“肯定还有比我更不会说话的人。”黎华并不想跟她多纠缠。

“那个更好看的人穿着衣裳吗?”

她意有所指,婷婷袅袅地站了起来,走到烛火照亮的地方。

通身雪白,前耸两山。

黎华别过头去不看她,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夜的情景,老老实实地回答:“太黑了,我没看真切。”

“那你现在看不看的真切?”

“看不真切。”

那女人走的更近了,黎华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两步。

“为什么看不真切?”

“因为我的心把我的眼睛蒙住了。”

“你的心为什么要去蒙你的眼睛?”

女人故意做出些妩媚的姿势引诱黎华。

黎华转回头来,却只看这她的眼睛,其余部分一概不瞟,口气恍若警告般地答:“因为那个更好看的人在心里。”

那女人嗤笑一声:“你可真是痴心一片。”

“不敢当。”

“吁——”她突然话风一转,“怕不是痴情吧,怕是底下不行吧?”

她挑衅般的用下巴指指他的下身。

激将法,黎华冷哼一声,不吃这一套,坐下来自顾自的倒了杯茶。

那女人见他并不上钩,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看来传闻跟事实并不相符,黎华比想象中的难对付。

她反过手来,意欲用手背从黎华的后背上拂下。

没想到手却突然落了空,都没看清黎华是怎么到桌子对面去的。

她还没死心,又朝黎华贴了过去,却又扑了个空。

两人这样来来回回了几趟,黎华用余光看那女人果然有些不耐烦了,时机已到,便开口问道:“姑娘今日有何贵干?总不是来跟黎某练腿功的吧。”

女子虽然想马上怒气冲冲地一走了之,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道:“我今天是来带黎大人去一个好去处。”

好去处?

是字面意义上的好去处,还是李轻烟的好去处?

黎华放下茶杯,犹疑地看着她,“好去处都有些什么人?”

女人一想黎华并不吃自己这套,只好变了作战方向,道:“那里有很多男人。”

“什么样的男人?”

“你喜欢香男人还是臭男人?”那女人反问黎华,笑的别有深意。

黎华马上就明白了此好去处并不是他想去的好去处。

“我不喜欢男人”他正正经经的答,“我只喜欢一个人。”

那女人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油盐不进、无毒不侵。

还剩最后一招。

其实她只有两招,好色的人抵不过第一招,而好心肠的人都捱不过这最后一招。

而黎华恰好是个好心肠的男人。

黎华手里的那杯茶就快要喝完了,喝完这杯茶他就要准备睡觉了。

女人猛然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来,抵在自己的喉咙上。

刀柄是血红的刚玉,刀刃刺的是莹白的肌肤。

黎华吃了一惊,捏紧了手里的茶杯。

那女人对他的反应很是满意,得意的抿嘴笑了一下,道:“你若是不跟我来,我马上死在你面前。”

哪个好心肠的男人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楚楚动人的女人血溅当场?

黎华一动不动,好像连呼吸都没有,脸上毫无表情,悲喜不形于色。

但女人就是知道他心里在天人交战。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但她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便把刀又往里刺了刺。

一道殷红的血顺着刀锋流下来,与红宝石的刀柄汇合在一起,红的可怖。

黎华的身子几不可见的晃了一下,女子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一脸哀求地咬住了下唇,恍若自己已是个半死之人。

黎华蓦地站了起来,女子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他从靴里抽出那把宽平的刀来,抵在自己心口。

女子震惊地瞪着他。

“你若是死在我面前,我就更快的死在你面前。”

说的是要死要活的话,脸上却是云淡风轻,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的命。

那女人张着口却半天说不出话来,黎华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

沉默半晌,女子说:“你就这么死了,岂不是正合我的意,省去了我许多的麻烦?”

“但是你并不想我死。”黎华肯定的说。

“我为什么不想你死?”女子有点好笑的问。

“因为你有点喜欢我。”黎华的语气依然笃定。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女子看他的眼神恍若是在看一个狂妄的傻子。

“因为像我这样情深义重的好男人天底下已经不多了。”

那女子不问了,紧紧地抿住了双唇。

须臾,叹了口气,把刀放了下来。

“下次我再听谁说你木讷寡言、刚直不阿、呆头呆脑,我就割下他的舌头。”

“这倒是不必,我本来就是那个样子的。”

“后来呢?”

“我遇见了那个更好看的人。”

女子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她今天晚上听这个词的遍数已经够多了,她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像别人吹捧的那样好看。

“唉——什么时候那个更好看的人死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快马加鞭的倒贴做你的婆娘。”

黎华皱起了眉头,“能说出如此恶毒之语的女人我是不会娶的。”

“那我难道要祝那个更好看的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喽?”

黎华嘴角微扬:“那自是最好。”

“······”

敲门声陡然响起。

女人叹了口气,道:“唉,还是头一次失手。”

“人生总要有第一次嘛。”

“听起来,你的第一次已经不在了?”

“当然是——”

女子捂着耳朵,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又是那个更好看的人!”

她快要被这几个字烦死了,飞身跳出窗外,不见了踪迹。

黎华听着她的声音逐渐远去,满意的笑了笑。

“进——”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口。

黑衣红纹,黑纱遮面。



大佬们!!!喜欢的话请电击左下角的心脏,使它充血变红!!蟹蟹大佬们!!!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