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身为人父(古风耽美 年下生子)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平地风波(一)

 

黎华来回摩挲着桌上的刻痕,若是没有那四个字“阅后即刮”提醒他,李轻烟出于某种考虑认为桌上这句话是个顶顶机密的事情,黎华一定会把它拓下来,然后把拓文好好的安置在他枕下的暗格内。

天色渐暗,再过一会儿,便会有人来他的屋子里点灯、打扫、收拾。

他叹了口气,从靴子里抽出与李轻烟那把是一对儿的小刀来。

虽是一对儿,式样却与李轻烟的大不相同。

李轻烟的那把尖且细长,最适刺捅;

他这把平且宽厚,最适刮挫。

一如两人所习招式,一个狠厉,招招为攻;一个温厚,步步为守。

黄花梨质地坚硬,好在黎华的刀峰依旧很利,桌面不一会儿便薄了一层。

露出里层的木料,并未上漆,毫不光亮,却色泽黄润,香气愈益沁人。

虽不碌碌如玉,但却珞珞如石。

削去的恍若不是木料,而是黎李二人中间一丝一毫的隔阂与猜疑。

黎华看着这断面,越看越喜欢。

而黎宏见到这桌子时,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扁了,怎么看着这桌面儿这么薄。

待上手一摸,嚯!不禁大吃一惊,又是惊讶又是奇怪,完全想不通怎么还会有人刨桌子?这是为了什么?

黎华一脸坦然道:“哦,这个啊,适才我一时兴起刻了两行字,过了一会儿又觉得它太蠢,就刮了。”

······

黎宏一脸不可名状的复杂表情。

虽然黎华的话听起来非常的莫名其妙,但是想想又觉得非常的有道理,他都不明白黎华是怎么把匪夷所思和逻辑严密巧妙而又自然的结合在一起的。

看着黎宏的表情,黎华怕他继续追问,便先发制人,抬高了声调:“难道我不能一时兴起刻两行字,过一会儿觉得它太蠢而把它刮掉?”

言外之意便是“我一个工部侍郎,难道在自己的家里都不能在不危害国家社稷安危的前提下,凭个人意志糟践我自己家的东西?”

“能能能!爷儿,没人比您更能了。”黎宏忙哭笑不得地答,便不敢多说,又叫人从库里搬来了一张乌木桌子。

黎华就寝时看到屋里的新桌子,心里不禁有点失望。

又过两天,还是夕阳西下,漫天泼红之时,铮铮几声,窗棂上又多了一排针。

黎华兴冲冲、急忙忙、大步流星走到桌前。

桌上并没有刻字,却有一封信笺,安安稳稳地躺在桌子中央。

沉黑的桌面,洒金的信笺。

恍若污泥中亮闪闪的一枚金钗。

分外出挑,一如李轻烟。

黎华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俯身将它夹在指间,轻轻甩了甩。

听其动静,信里并无机关,只有一张字条。

他手指一挑,便把它挑开一个缝儿。

果然只有一张字条。

熟悉的字迹,仿佛每个字都嚣张跋扈、高高在上——

“他妈的你儿子把我的尿都踢出来了!”

黎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赶紧捂上嘴,四下张望。

还好并没有人。

他都能想的出来李轻烟写这个字条时气急败坏、万分窘迫的表情。

黎华把纸反正的看了又看,确定并没有看到“阅后即焚”这样的字样。

便喜滋滋地小心翼翼将它折好,塞回信封里,收进了怀里。

连第二天他上朝的时候也揣着呢,真是怀揣粗鄙之语,耳听治国之言啊!

此后,黎华隔三差五便会收到一封“家书”。

有时只是寥寥数语,有时又婆婆妈妈、洋洋洒洒,五六张纸写的满满登登;

有时满眼的都是粗鄙之语,有时候又遣词造句,极为文雅。

有时纸张皱皱巴巴、污迹斑斑,有时又特别的整洁,连个折痕都没有。

但是,信中从来没有家国要事,字字句句,全是过日子的那些鸡毛蒜皮,都是李轻烟最真实的生活。

黎华都一一小心收藏。

没过许久,零零总总攒起来已有一小摞,捏在手里,和握着李轻烟的手一般薄厚。

只是缺了那股微凉的触感,隐约的脉搏。

近些时日,黎华明显的察觉到腹中的孩子让李轻烟的脾气变得愈发无常。

可能旁人会以为李轻烟的脾气一直都变幻莫测的,怎么还能更无常?

黎华却知道,李轻烟不论悲喜,皆事出有因,只不过李轻烟从来不让旁人看清其中的因。

而现在黎华都摸不清其中的因了,有时候前一句话还高高兴兴、欢天喜地的说今天喝了一碗极好喝的粥,不知道怎么了后一句话就突然的写“今天过的跟你的为人一样没滋没味”。

黎华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完全没办法通过“好喝的粥”联想出李轻烟为什么会生气。

比黎华更一头雾水的是黎宏,前段时间他家爷儿还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心里难受还硬憋着,让人看一眼自己都觉得浑身难受。

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变得整天喜上眉梢、眉开眼笑。

也没见有人来拜访他,也没有人给他送信,也没看他干什么。

真是蹊跷!

嚯!——

不会是真得了疯病了吧?!

黎宏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忙找了个由头,拿着鸡毛掸子佯装自然地去书房掸来掸去,掸东掸西,偷偷瞧着黎华。

过了一会儿,黎华手里的笔忽然不动了,眼神游离,对着书出神,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黎宏悄悄靠近黎华,问:“爷儿,您乐的什么啊?”

黎华一向对下人非常宽容,所以黎宏也一向的略微“胆大妄为”。

此话一出,只见刚才还笑的傻里傻气的黎华,眨眼间便一脸苦闷。

由喜到悲,猝然之间。

骇的黎宏不得了,“爷儿您怎么了?!”

黎华哭丧着脸道:“我该不会真得疯病了吧?”

“怎么的呢?”

“一想到一个人,我就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爷儿,小人斗胆说一句,这不叫疯病,这叫相思。”

“嗯?——这叫相思?我觉得这像疯病啊。”

“额——您愿意叫它什么就叫它什么吧。”

黎宏好奇心上来了,“爷儿,我再斗胆问一句,那人是谁啊?”

黎宏一本正经道:“当然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了。”

“······”

他们家爷儿真跟之前不一样了,一样的严严肃肃,一般的正正经经,话却不再实话实说了。

真不一样了,人在朝中自狡猾啊。

 

 

大佬们!!!喜欢的话请电击左下角的心脏,使它充血变红!!蟹蟹大佬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