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身为人父(古风耽美 年下生子)第三章

第三章 阴差阳错(三)

 

黎华听他这么说自己,火压都压不住。

“我翻脸不认人?!我什么时候翻脸不认过人?!倒是你,我可没少见了你翻脸不认人,趁新鲜就金山银海的往里砸,玩腻了就一脚踢开,这不是你办的事儿吗?”

李轻烟两手抓着浴桶,气的浑身打抖。

“行,那都是你自己的事儿,我不掺和,你愿意怎么风花雪月就怎么风花雪月,你愿意怎么朝秦暮楚就怎么朝秦暮楚,都跟我没关系!可是我黎华,我黎华可不是你养的小叔子!”

气的黎华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口,“咳咳咳!”,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咳咳!——昨天晚上是我不对,我认!我都认!你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但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遍!你听着!我同样的错误不会再犯第二遍!”

李轻烟跟黎华从小一起长大的,还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火,说话都翻来倒去的车轱辘话来回说了,但他说的确实一句都没法儿反驳,李轻烟确实纵横情场,烂摊子不少。

他恨的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哗啦一声转了个身,不少水被他搅出捅外。

背对着黎华,李轻烟的胸膛上下的起伏,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前一晚被他弄的死去活来,第二天又对他大发雷霆,什么事儿啊这叫!

黎华缓了一会儿,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自觉自己刚才的话太重了,理屈地又一声不吭给他擦起了背,李轻烟阴沉沉的说了声:“别碰我!”

黎华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窜起的火苗,没说什么,转身把手巾扔在了桌上,背对着李轻烟坐下。

两人相背无言,虽不相见,但却都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李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爷儿!茶侯爷说有个急事,要立刻见您!”

  李轻烟低低的应了一声。

自己费劲且痛苦万分的擦干了身子,穿上了干净衣服,黎华几次想搭把手都被他躲开了,只好阴沉着脸在一边儿看着他。

茶净缘等来等去,还不见人,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把扇子哗啦一声摊开,又哗啦一声合上,再摊开,再合上,再摊开···喝了两碗茶,终于见李轻烟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身后跟着黎华。

茶净缘一看两人神色不对,就知道两人又闹别扭了,叹了一口气,“两位哥哥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成天闹来闹去?”

李轻烟的脾气上来了,“要是他赶上苏风清一半的知冷知热,通情晓意,我肯定整天把他当皇上供!”

又拿他跟苏风清比!气的黎华别过头去不理他。

李轻烟一看他这个又臭又硬的样子,更生气了,茶净缘见状忙按住李轻烟的胳膊,“好了好了,好哥哥,快饶了三师兄吧,我有个急事儿得给你说。”

能让茶净缘称得上急事儿的肯定不是小事儿,李轻烟心里一个激灵。

“南亲王?”

“不不不,跟南亲王没关系,跟你有关系。”

李轻烟手指头指着自己,“我?”

“对,昨儿晚上我不是给你了粒儿败火药吗,孙聪明给错了,那不是败火药,那是奇效无比神威非凡生宫散。”

李轻烟一头雾水,“什么玩意儿?”

“唉,孙聪明起名儿就这个德行,差不多就是能使男人生宫、孕儿育女的药。”

黎华一听嗖的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茶净缘,吓了茶净缘一跳。

李轻烟扯着他的袖子,有点慌了,“你别管他,他老发疯病!”

他斟酌着词句,“那——吃了这个药,得怎么才会···怀上孩子?”

“行房事啊。”

茶净缘看着两人脸色突然都变的惨白,眼神不禁在两人之间游移,犹犹豫豫的问:“你、、你们不会···”

李轻烟忿忿的“哼!”了一声。

“昨天晚上?”

两人具不答话。

茶净缘觉得可能还有希望,“你在下头?”

茶净缘看李轻烟脸色就明白了,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这两个师兄从来都是相看两相厌,本以为问题不大,没想到竟然出这样的事情,只好抚着李轻烟的后背安慰他,“大师兄你也别先着急,没准儿就没怀上呢,是吧?就算是真那么巧,怀上了,想要呢,咱就把孩子留下来,不想要呢,咱也有的是办法。”

黎华一听这,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碗茶壶嘁里哐啷一阵响。

“不行!他不要我要!”

茶净缘一看黎华毛了,赶紧按着他肩膀,“别别别,三师兄,别生气,怀没怀上现在还说不准呢,先不用挣辩这个事儿,要不——我现在就回去?仔细问问孙聪明,叫他早来给大师兄瞧瞧?”

事已至此,也无有办法,黎华无可奈何地挠挠头,“行吧···对不起,师兄不该迁怒于你。”

“嗨!这说的是什么话?只要你们不这不那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茶净缘给黎华使个眼色,悄悄劝了句:“大师兄不容易,多担待些。”

黎华叹了口气,点点头。

送茶净缘走了之后,李轻烟像瘪了的鱼鳔似的,瘫坐在椅子上。

要是他有了孩子,从此可就没法再出去花天酒地了,他骄奢淫逸的生活也算是到头了。

“李青!——”

李青悄无声息地从门外走进来,“爷儿?”

“拿酒来!”

“不行!”黎华一口回驳。

“你管的着吗?”李轻烟抬起下巴挑衅地说道。

“我当然管的着,要是你把我儿子毒死了怎么办?”

“你再找别的女人生就是了!”李轻烟专门拿话气他,想赶紧把他气走,自己就清净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呛了起来,最后李轻烟没拗过黎华,只能躺在小榻上闭着眼生闷气。

敲门声响起,不像是李青,比他敲的重、敲的急。

李轻烟眼也没睁,不耐烦的问:“谁啊?”

“小的黎宏。”

哦,黎华的小厮。

李轻烟嗤笑一声,他的小厮叫李青,黎华的叫黎宏,一青一红,真巧。

黎华应了一声,站起来往外走,出门前又回头不放心的看了李轻烟一眼。

李轻烟还是闭着眼不看他,叹了口气,抬脚出了门,把门在身后掩上。

“怎么了?”

“工部尚书孙大人叫您有事儿。”

“好,我这就去。”

待黎华匆匆赶回来的时候,李轻烟已然不在房内,桌上立着一个精致绝伦的小酒壶还有一个一套的小酒杯,青釉的瓷面金丝掐线,画的是秦淮八艳,顾盼生姿,栩栩如生。

黎华咬着牙走过去,掂了掂酒壶,是空的。

又捏起酒杯,放在鼻下嗅了嗅,是烈酒。

他恼火地把酒杯攥的咯咯吱吱响,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凳子上。

阴沉着脸坐了好一会儿。

喝了酒怎么可能没有下人把酒壶酒杯收起来,这酒器摆在这里就是为了挑衅他,想让他知道,他李轻烟不是任别人摆布的人。

黎华敛了敛容,喊了一声:“李青——”

片刻之后,李青悄无声息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黎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你们爷儿呢?”

“出去了。”李青模糊的回答。

“去哪儿了?”

“小人不知。”

黎华不置可否,他就知道李青绝不会向他透露李轻烟的行踪,这一对儿主仆真是沆瀣一气、油盐不侵,黎华不禁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他清楚这事儿他自己搞不掂了,所以他决定去找个帮手。

黎华径直来到茶净缘的宅子。

宅子里外一片忙碌景象,每个人都脚不点地、满头大汗。

茶净缘的小厮茶小叶抱着一个花瓶飞快的穿过庭院,一扭头,看见了黎华,马上挂上了一脸笑。

“呦!黎大人!有失远迎,真是太失礼了!找我们爷儿啊?我们爷儿在书房呢,茶小团!”

另一个看起来十分机灵的孩子从堂屋跑了出来,看见黎华忙不迭的行了礼,茶小叶把怀里的花瓶小心的递给了茶小团。

茶小叶腾出了手,热络地在前面领着黎华来到了书房,朝他行了个礼,“大人请——”

茶净缘见黎华来了,忙站起来,“三师兄你来了。”

黎华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像料到我要来?”

“你不来我也会去找你的。”

茶净缘让着他坐下,茶小叶端来了茶。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为大师兄?”

茶净缘的聪明确实是数一数二,所以他也是黎华唯一能想到的可以反将李轻烟一军的人。

“对。”

黎华一脸懊丧的端起茶杯,香气扑鼻、茶汤金黄,他却没有心情来好好品鉴品鉴,简直是在暴殄天物。

茶净缘开门见山,“三师兄,不瞒你说,这事儿如果非让我在你和大师兄之间选一个帮,我肯定是帮你。”

听了这话黎华放心了不少。

“如果大师兄真的怀上了,道义上来讲,我确实应当帮你,毕竟这事关一个孩子的性命,孩子无过。但是——”

黎华一听见“但是”,心又悬了起来,这事儿还有什么好但是的?他不存异议的肯定是师出有名的一方啊?

“这个道义对于大师兄来说,是不公平的,他也是孩子的爹,他也有权决定这孩子的去留,而且他要考虑的事情要比三师兄你需要考虑的事情多的多。”

茶净缘伸手用指尖按住黎华的小臂,意图安抚他即将涌起的焦躁,“三师兄,这话我现在给你说,可能你会觉得都是无稽之谈,但我明天就得走了,我必须现在就给你说。”

黎华深呼一口气,平缓了一下情绪,“但说无妨。”

“男人本身不能生孩子,这种逆天而为的事情得冒多大风险咱们想想就能明白,但是大师兄他不能出事儿,你瞧瞧好去处那么大的家业,多少人指着大师兄吃饭呢?而且,皇上那边也不能没有他,失了大师兄,皇上不好比失了左膀右臂?一旦好去处的消息阁倒了,得耽误多少事儿、多少人命?”

黎华眉头紧锁,默不作声。

“且不说这些,大师兄跟三师兄你不一样,他干的可都是刀尖儿上滚、火苗儿上蹿的事儿,如果他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生下了孩子,为着孩子,那些事儿他还能干吗?他不干皇上乐意吗?”

茶净缘说的句句在理,黎华一口气梗在喉咙,憋的感受,这些他确实都没想到,现在一想,心乱如麻。

茶净缘捏捏他的胳膊,“这些三师兄都得想好了,倘若你真的想留着这个孩子,我有一招,能逼着大师兄留下孩子。”茶净缘把“逼”字说的特别重,意思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这一招。

“去找南亲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