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身为人父(古风耽美 年下生子)第二章(洁版)

第二章 阴差阳错(二)(删减版)

  黎华一听这话,不敢耽搁,两手抓着李轻烟的两腰侧,往上一提,像扛麻袋似的把李轻烟扛在肩上。

李轻烟的胃被他的肩膀顶了一下,差点吐出来,“哎呦!会不会抱人啊?!难怪没姑娘给你抱!哎不对,你抱我干什么,不用你抱!”

  黎华没理会他,扛着他飕飕的来到了车前,周围都是人,李轻烟只能尴尬的佯做烂泥状。

黎华看到车夫奇怪的眼神,瞎编了一句:“醉了。”

  说瞎话可以,但这个瞎话也太瞎了。

  看车夫一脸“你在唬我”的表情,黎华又补充了一句:“突然醉了。”

  “······”

  车夫只得哭笑不得帮他撩开车帘,黎华把人从肩上顺了下来,拖拖拽拽的拉进了车里,膝盖一下子就撞上了车辕,气的李轻烟偷偷拧黎华的后背。

门帘放下,车子辚辚的走了起来。

一夜秋风凉,落叶压菊黄。

 次日清早,李轻烟悠悠转醒。

床铺一片凌乱,他掀开被子往下看了一眼。

全身深红间浅红,特别是腰侧还有两个青紫的手指印。

“啊——”

他懊恼的嘟哝了一声,想要坐起来,腰却酸软的使不上劲儿,又摔躺了回去。

仰面朝天,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前前后后,他当时虽然身子不清醒,但脑子是清醒的。

事无巨细,他通通记得清清楚楚。

脸上不可抑制的泛起了一阵红晕。

  “李青——”李轻烟喊了一声。

  门被轻轻的推开,李青快步走了进来,恭恭顺顺地垂着手站在床侧,“爷儿?”

李轻烟隔着帐子问,“黎大人呢?”

“回爷儿的话,一早就上朝去了。”

“哼!”李轻烟攥着被子捶了一下床,下床就上朝,都不知道帮他打理打理!

转念想想也不能怪他,搞不好黎华还是个雏儿,不清楚门道也算是正常。

“对了,你跟窦四爷说一声,就说我今天晚上不能去了,突然有点要紧事儿。”

“好嘞,我马上派人去送信儿。那——您是现在起床,还是再眯一会儿?”

李轻烟打了个哈哈,懒懒的说:“我再躺会儿。”

他听着李青退出房外,咔拉,屋门紧闭,屋内又静悄悄的了。

他挣扎着抬起腰,“嘶···哎呦···”,赶紧往下塞了个被子角,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满身大汗。

脱力的躺在床上,目光涣散的盯着帐子顶,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李轻烟睡的正香,忽然感觉有人在晃他。

他皱着眉头睁开了眼,只见黎华穿着官服坐在床头,忧心忡忡的看着他。

他迷迷糊糊哼哼着抱怨:“你烦不烦啊?!昨天晚上我都快被你肏死了还不让我睡个饱觉!”

  黎华脸马上就红了,从耳朵红到脖子,局促的说:“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鄙!”

  “粗鄙个头,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黎华不接他的茬,“都晌午了,你起来吃点东西吧?”

  李轻烟被他搅的睡意全消,无奈的抹了把脸。

“唉——你叫李青弄点热水来,你帮我洗洗。”

  “我帮你洗?!”黎华睁大了眼睛。

  李轻烟掀了被子,一指自己全身的红痕,“难不成我叫旁人帮我洗?!”

  黎华被梗在那里说不出话来,确实是他理亏,他从今天早上醒了就一直追悔莫及,进李轻烟卧房门之前还踌躇了好半天,不知道见了李轻烟该怎么办,谁知道李轻烟这么坦坦荡荡、大大方方的,一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黎华心里的火暗暗的往上涌,可能昨天晚上对于李轻烟来说不过是极为寻常的一夜,他在李轻烟看来不过是一剂解药。

但看着李轻烟腰酸背痛、满身斑驳的样子,他有火也发不出来,只好照李轻烟说的做。

水来了,黎华把帐子束了起来,床帏之内突然亮亮堂堂,李轻烟用手背捂住了眼睛。

黎华别过头去,不敢看李轻烟“玉体横陈”的样子。

李轻烟喊了他一声,“黎大人——”

  “嗯?”黎华难为情的看着他的眼睛。

  “我腰快被你杠断了,拉我一把!”李轻烟恨铁不成钢的重重的叹一口气,自己抓着床头往外轱辘。

  黎华反应过来了,又要抓着李轻烟的腰往肩上扛,李轻烟忙猛力的拍他的后背,“不行不行!我的腰会撅折的!”

  黎华手足无措的坐下来看着他,“那怎么办?”

  李轻烟抬着胳膊,往里摆摆手,黎华会意把头伸了过去,李轻烟满意的攀住了他的脖子,黎华顺势把手插在他腿窝下面,“这样行吗?”

李轻烟连连点头,黎华稳稳当当、轻轻松松地把李轻烟打横抱了起来,慢慢的把他放到了木桶里。

李轻烟心满意足的哼了一声,在水里舒展了一下腿脚,黎华拿了个手巾,帮他仔细擦洗起来,李轻烟咧嘴乐了,顺势在他的鬓上亲了一口,“很好很好,孺子可教!”

黎华却躲开了,面沉似水。

李轻烟一下子就被激怒了,一掌拍向水面,水花纷纷散落。

“黎华!你有良心没有,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