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恰到好处--第九章(疑犯追踪/Person of Interest)

---9---

  三天之后,又是那样的晴天,Reese觉得自己已经做好自己的决定了,他是从黑暗里走出来的人,Finch也是从黑暗里走出来的人,而Jessica却是从相反的地方走出来的人,她不会理解Reese半夜惊醒时的惊慌,她不会理解Reese时不时的不安全感,她不会像Reese那样珍惜平凡,现在出现在他们心里的可能是爱情,也可能是一种冲动,时间久了,她会厌烦Reese的过去、现在、甚至未来,他们的故乡不在一个地方,他们是世界上的对立面,开始的新鲜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Reese选择了和Finch在时光里平凡的老去,他要把这和Jessica的一段感情扼杀在摇篮里,他要把心里的草除去,Jessica太年轻、太美好、她还有她的未来,他会把她的未来毁了的,他会让她提前变老的。并且这样对Finch也好,Finch就应该是被宠着的,他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

     他郑重的跟Finch说他做好了决定,然后他就出门了,他约Jessica出来,他约她到学校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里,他在长椅上静静地等她,他想了太多的东西,他觉得自己都想好了,所以他平静地等待着Jessica的到来,突然,一个小型的乐队在不远处演奏起了一段音乐,他听到了一个惊喜的声音:“El Latigo(Martin Maldonado & Maurizio Ghella 常用曲目)!”

     他惊讶地问突然出现的Jessica:“你也会跳探戈?”

     Jessica兴致盎然地装模作样地向他伸手:“你愿意和我跳支舞吗,教官小姐?”

     Reese哭笑不得,但是他觉得毕竟一会儿要告诉她那样让她伤心的事情,他还是先让他开心一下吧,他欣然应允,他和着拍子带着Jessica在林子里穿来穿去,阳光透过树叶枝桠之间,时不时地照在他们身上,Reese上衣口袋里还塞着条淡黄色的帕子,Finch推着临街的老Jack回家,老Jack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出来转着轮椅的轮子出来之后,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也转不动轮子了,希望Finch来接他,Finch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他,但他万万没想到能看到这样的景象,老Jack一脸歆羡地看着这对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他们多好啊,是吧?”

     Finch的表情阴沉极了,他默默的点点头,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知道了Reese的决定,他不想听到Reese亲口告诉他,他觉得他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Finch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倘若那里还可以被他称为“家”,他感到一种浓重的无力感,就像他摔下山崖时候。他在山崖下意识恢复的时候,他清晰的记得他的手边长着一棵鲜红的茅莓,他记得自己鬼使神差的拽下一小颗吃了,那个味道他永远都忘不掉,现在,他又摔下了山崖,他想为自己捞一点最后的甜头,摘最后的一颗茅莓。他就这样坐在床沿上,就像他遇到Reese之前经常做的那样。

     Reese傍晚时分回家,他现在可以非常确定他可以永久的称这里为“家”了,他感到心情稍微轻松一点,他进门,发现并没有开灯,昏黄的光线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晕眩感,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开了滤镜,他想要看到Finch来让他感到安心一点,他猜他能在卧室找到Finch,他推开卧室的门,眼前一片昏黑,房内不仅没有开灯,还拉着厚厚的窗帘,几乎恍若黑夜,他感到门突然被大力关上,一双胳膊环住他的脖子,Finch的味道汹涌进他的口腔,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就听到Finch用西班牙语说:“与我杂交!”Finch只能用这不属于自己母语的语言来掩饰自己的难为情,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感到一种崩溃到不想再拘束自己的感觉,他任由Reese将他压在床上,任由他扯下自己的皮带,任由他进入自己,任由自己放肆的叫声,这是他最后的茅莓,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Reese只以为Finch猜对了自己的心思,却不知道Finch被他自己的眼睛愚弄,他享受着Finch的温顺的配合,享受着他片刻的放纵,享受着得到的满足感,但是,他越来越感受到了来自Finch的不寻常的情感辐射,他感受到了来自Finch的快乐并绝望的气氛,这让他非常的不安,所以他们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的时候,Reese紧紧的将Finch搂在怀里,以减免一点他的焦躁感。

     第二天,Reese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他看到窗帘不知道被谁拉开,阳光照在一半床上,一半空床上,他一个轱辘爬起,大叫了几声Finch,没有人应声,不安感在他心里迅速蔓延开来,Finch的东西基本都在,而唯独Finch的气息不在了,就仿佛他从没有出现在这里一样,Reese简直以为自己得了妄想症,他只希望自己能赶紧从这糟心的妄想中脱离出去。

     Reese在家里转来转去,给Finch打电话,发现对方的号码已经注销了,我给Root也打了电话,对方表示也联系不上Finch,并且Finch给了她一封信,信的内容不便透露,并且,她还对Reese说了一句“倘若我哥哥不愿意被人找到,你即便爬上喜马拉雅山也眺望不到他,抱歉,我也无能为力,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昏暗又温暖的洞穴来舔舐伤口。”她的语气礼貌而暗含愠怒,Reese已经完全知道Finch误会了自己,他用自己最简短的话快速给Root解释了一切,他听到Root抽气的声音,“Finch向我保证他会好好待自己,说他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联系,希望我能理解他,我放他走了。可能,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只能等他回来了。”

     Reese的希望像一根枯草被早上的露水折断,露水晶莹的折射着无尽的晨光,但他还有最后一丝的希望——他愿意,他会,他必须,等Finch回来。

     既然他的候鸟挣脱了他的怀抱,让他追不上,他只能好好保存这里的春天,等来年他的候鸟回来。

     Reese回到家,倘若他还可以称这里为“家”,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他不知道今天晚上应该吃点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看哪个电视节目,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看哪本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睡在哪里,他在床边坐了一整夜,听着Finch留下的音乐,像是用这种方式把逝去的幸福挽留一会儿,第二天,他勉强自己睡了几分钟,第三天,他勉强自己睡了一个小时左右,他用了差不多三个月,才能在晚上睡着六七个小时,但是梦里全都是他黑暗的过去,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的时候,Finch会像天神一样降临到他的身边,给他最深沉的慰藉,然后又像天神一样消失,留他惊醒徒然得在床上躺到天亮。

     Reese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受到来自一个人的这样大的创伤,他头一次感觉不论晴天还是下雨,他的生活都好像蒙了一层雾,那样的压抑又空虚,他看着家里的每一样物件都有Finch的影子,他想过搬出去住,但是他之后发现搬出去后更觉得空落落的,他任命般的又搬回来,他身边经过了一个又一个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像Finch那样温暖而又刻骨铭心的走进他的心,走过他的世界,左右他的世界,他渐渐的意识到他生命里可以有很多Jessica,但却只会有一个Finch,来给他长长久久的家,他只希望有一天Finch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会突然记起自己,突然想回来看看他这个老伙计,那时候他一定不会再把他放走的,他要用他的爱编制成网,把他的候鸟永远的留在这里的春天里。

     寂寞确实很难睚,但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Root和Shaw偶尔会邀他小聚,一开始他还以为会有好消息,但后来他才明白,她们只是想安慰一下他。他身上独有的孤独气质却莫名其妙的很招人喜欢,他对每一个跟他搭讪的人,会指指自己的心口,说“这儿已经住了一个人了,并且他永远不会离开。”

        时光就这样不痛不痒的过去了,今天是他和Finch初遇一周年,Reese嘲笑了自己丰富的浪漫主义情怀,但他还是来到了那个小餐馆,他盼望着自己的浪漫主义情怀能让他在这里碰到Finch,但是他已经点完菜了,Finch也没有出现,他一声不吭的穿过人群,坐下默默的吃饭,他难以抑制内心涌起的辛酸,他埋头吃着盘子里的菠菜,涩涩的味道从舌头传到心底,他突然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从桌子的另一角响起——“先生,您知道John Reese最近过的好吗?”     

          Reese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从桌子的另一角响起——“先生,您知道John Reese最近过的好吗?” 他的鼓膜受到的冲击力不亚于俄罗斯的迫击炮在他不远处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力,他觉得自己好像给炸的头晕目眩,他听见自己回答:“糟透了…”他没敢转头看,他 不敢转头看,他的叉子在菠菜上划来划去,他觉得这菠菜简直像一只活的乌贼一样难叉,那个温和的声音又响起:“为什么糟透了呢?”
     Reese放弃了菠菜,他艰难地逼迫自己转头,面对那张他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他努力使自己淡定:“从前,他只拥有两样东西——Harold Finch和他自己,他自己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为了Harold Finch牺牲掉,后来,Harold Finch走了,他一无所有。”
     Finch显得惊讶而无言以对,Reese牢牢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Finch,我永远不会放你走了,除非你用这把叉子插入我的心脏,让我看着你,然后血竭而死。”
     Finch被他的形容弄的很不自在,即便他沧桑,然而他依然善良,虽然他远走他乡,但是他依然爱着这个男人,他沉默了很久,他思考了很久,他考虑了很多的事情,最后,他抬头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不,我不需要它了——”
     Reese觉得自己高兴的简直快要原地爆炸,他一把将叉子掰折,随意的扔在桌子上,不去管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他几步绕过桌子,拉起Finch,紧紧地将他收紧在自己怀里,他们两个人都感受着这爱情的痛楚与温暖。
     他们付了餐费,赔偿了损坏的餐具,Reese心情大好的给了服务员百分之三十的小费。Finch挽着他走在回家的林荫道上,又是一年春暖处,又是一年雁归时。

          在Finch挽着Reese的胳膊走在回家的路上时,Finch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温和的夕阳照在他的肩膀上,照的他暖和的有种不真实感,他觉得 自己好像是幻想出了过去孤独的一年,好像他一直都每天这样和Reese一起回家,他觉得自己好像昏了头,他觉得这样会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的,他努力使 自己清醒过来。
     而被他挽着的Reese则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他现在满心的都想着回家要吃什么,他已经有一年没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了,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大脑,但他并没想着冷静下来,他希望自己下半辈子每天都过得跟现在这样,高兴的跟磕嗨了一样。
     在Finch走进家门之后,在沙发上坐了大约半小时,期间Reese一直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做晚餐,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轻轻地清了清嗓子,“Mr Reese——”
     Reese心里咯噔一下子,Finch虽然以前也经常这样叫他,但是他觉得Finch将要给他说的话一定不是特别好接受,他不会订婚了吧,他不会结婚了吧,他不会有孩子了吧,Reese觉得他永远都不想听他说下去。
     Finch用他很认真的语调说:“我觉得我跟你回来实在是太草率了——”
     Reese试探性地问:“你有孩子了吗?”
     Finch愣了一下:“没有。”
     Reese又问:“你结婚了吗?”
     Finch这下知道Reese在想什么了,他们之间好像还存在着那种奇妙的默契,“不,我没有结婚,也没有订婚,也没有女朋友,嗯——也没有男朋友,我没有开始任何一段浪漫关系,我所担心的不是这个”  
     Reese转过身来松了口气,示意他说下去。
     Finch抬头望着厨房里的Reese,继续说道:“我担心的是——我推测出你因为某种原因,没能和Jessica在一起,但是,这一个 Jessica走了,以后还会有下一个Jessica,下一个不会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不能保证你不会被下下个Jessica夺走,我觉得我短期内不能承受… 被抛弃…的痛苦。”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