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恰到好处--第八章(疑犯追踪/Person of Interest)

---8---

    Root有充足的医疗营养知识,而Reese又可以把它们付诸实践,所以Finch恢复的相当快,不久,他就可以出院修养了,一开始他一天只能在Reese的帮助下走几步,所以他为了消磨时光又开始在论坛更文了,Reese下课之后拿起手机,发现Finch艾特了他,他回复:怎么了?

Finch:你是否乐意在你方便的时候帮我写段肉?我会署你的名字并另附解释。

Reese:当然可以~所以,他们终于幸福的在一起了?

Finch:不,一篇好的小说要跌宕起伏,我要在他们最幸福的时候来一个最大的变数,虽然这听起来挺不近人情,但是会让后来的苦尽甘来更加动人心魄,我构思的非常的虐心,但是我觉得我写的时候会心软的,可能下笔不会那样的狠心了。

Reese:随你喜欢~

     后来,Finch已经可以在家里比较自如的活动了,所以,他会花两个小时从卧室走到厨房,然后开始做一些简单的饭菜,然后花一些时间走到门口迎接Reese,等Reese回家的时候假装恰好路过,并开心地引他去吃饭。

     过了一段日子,他行动更灵便了些,Reese发现他在网上买来了一对小音响,纯白色的,简单圆润的线条,修长苗条,Finch把它们安置在餐桌的一角,并且Finch厨艺大涨,他有更多的时间研究什么样的食材适合怎样烹饪,并热衷于发现一些做饭时的小技巧。Finch总能通过Reese细微的小表情推测,他对所放的音乐还有饭菜的态度,以至于到最后,Reese惊讶地说:“哦,Finch!这尝起来简直像是我妈妈做的!”Finch摘下围裙,假装慈爱地对他笑着:“Good boy,快来让妈咪亲亲——”轻轻吻吻Reese的额头。

     又过了几天,Finch就已经可以跟着Reese去逛超市了,Finch显得很高兴,他们推着小推车去结账,Reese又从货架上拿了两个棒棒糖,一个递给Finch,对于此种幼稚行为,Finch抗议道:“Reese先生,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Reese甩甩手里的糖,无奈道:“好吧好吧,我是,总行了吧——”

     随后Finch就可以去学校上课了,当他以为他的小日子就会这样走向幸福的时候,他没想到自己当初“我要在他们最幸福的时候来一个最大的变数”竟然一语成谶。

     Finch已经好到可以去学校了,Reese本以为可以和他好好谈论一下“杂交”事宜了,然而他没有想到Finch深陷繁杂的教学工作,Reese觉得这事儿还可以再缓缓,他还记得Finch头一天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冲他嚷嚷:“Reese!你知道吗?天呐,完全没有办法想象,我的桌子上堆了772份报告要批,我的学生落了8次实验课,天呐,我觉得我接下来的好几个月都不能好好活了——”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Reese建议他坐在沙发上把报告往外扔,扔的最远的给A,近一点的给B,以此类推,最近的打D,Finch又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天呐!——天呐——我要说什么,额姆——我很好奇你都是这样子批报告吗?”

     Reese开心的耸耸肩膀,“按道理来说,我要批报告,但是我会逼Fusco给我批~”Finch又是一副看小怪物一般的眼神,自己走去厨房摘菜了,Reese哈哈大笑着去洗手做饭。

     到此为止,一切都是那样的、、嗯——平静,事情是从那个下午开始的,那天的天气出奇的好,Finch还特地为此给自己配了一条淡黄色的小帕子,给Reese选了一条淡绿色的,Reese对自己男朋友的小心思报以一笑,之后他便出门去上课了,出门的时候,在批报告的Finch还从书房探出头来,对他一笑,Reese感觉自己心情好极了,他直到到了学校,还感觉全身轻飘飘的,他被Shaw告知他的班上转来了一个新学生,Jessica(我是不是没拼对?。。)他粗略的翻了翻她的档案,典型的天资平凡但却勤奋刻苦的学生,他并没有在她身上放太多注意力,还有两三分钟就要上课了,他放下档案走去教室,他走进近身搏击的教室,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但有一个金发姑娘,独身站在高大的窗户前,看着窗外树上的松鼠,她听到同学们安静下来了,她缓缓地转过身来,走向Reese,阳光从她身后穿向前方,她像是从光里走出来的人,那样的耀眼,仿佛她不必寻求光明,她就是光明,不必寻求温暖,她就是温暖,不必寻求爱,她就是爱。Reese站在黑暗里,看着他从光里走出来的学生,心里有种奇异的感受,但他很快便把它压制下去了,他下意识的揪了揪他淡绿色的帕子。

     经过几天的观察,正如他所料,Jessica确实不像Finch那样的天资聪慧、思维敏捷,但她很认真,当然,Finch也很认真;Finch比较含蓄委婉,而Jessica却开朗活泼;Finch像一片深不见底的湖,安静而又让人感觉无穷无尽,Jessica像是一条小溪,清澈见底,自在的流来流去……Reese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拿他们两个人作比较,他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一个新来的学生身上放这样多的注意力。

     Jessica在半学期的时候转过来,所以她落了很多课程没有学,她经常在下了课还会追着老师问问题,而Reese是她问问题问的最多的一个,她确实挺喜欢这个教官的,她还清楚的记得,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站在昏暗的走廊里,挺拔的像一头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猛兽,她有时候还出格地想着:若是能被这样的一头野兽扑倒,她情愿就那样死去。

     若是说Finch的存在在Reese心里像一颗松树,长势缓慢但却万古长青,屹立不倒,那Jessica的存在对于Reese来说就像是心里长草,默默地疯狂蔓延,长的心里痒痒,他在克制着,他在矛盾着,这两个人他都不想伤害。

     对于Jessica来说,Reese不仅是一个高大威猛的教官,还是个可以在课间下午茶的时候陪她去食堂买杯果汁的温柔男人,她觉得她已经坠入了,坠入了爱的深渊,痛苦并快乐着。

     Finch毕竟是Finch,很快便发觉到Reese的不对劲,他总是若有所思,经常心不在焉,他温和地询问Reese原因,而Reese不愿意说,Reese不愿意说的事情,CIA都没办法撬出来,当他想说了,他就会一字不落的告诉Finch,Finch便贴心的没有问,但他心里感觉十分的忧虑,他觉得有事情正在发生,而他却不知道。

     在这层窗户纸还没捅破的时候,事情还只是看起来挺暧昧的,Jessica给Reese带来了他从没感受到的生机与活力,他有一种夏天的感觉,在海边大口喝一口可乐的那种爽快,Jessica并不是最出色的,但她蕴含的那种力量,那种厚积薄发的力量,让Reese天天都有所期待,她总是能带来点意想不到的东西,Reese非常欣赏她。Jessica有时候会给大家买一些饮料,Reese惊讶地在讲桌上发现了给自己的柠檬茶,他会时不时地发现Jessica给自己的小惊喜,他觉得他喜欢上了这个活泼大胆的女孩子。Shaw曾看出了一点端倪,并且严厉的警告了Reese,她显然觉得Reese已经足够成熟应付这样的事,便没有告诉Root,但当Jessica把这层窗户纸捅开的时候,事情开始变的不可收拾了。这只是一堂Reese显得心不在焉的近身搏斗课,又是那天杀的近身搏斗课,但是今天下了大雨,Reese显然没有想到带伞,但他打开包看到了一把雨伞还有一张字迹工整的字条:Reese先生,你若再不带雨伞,下次我可不负责给你塞进包里了。但是,没准儿我会好心的给你煮鸡汤。      HF

     Reese觉得自己本应该感觉十分的幸福,但Finch的贴心更让他感觉心烦意乱,他觉得自己很不称职,当他看到Jessica戴上帽子准备冲回家时,他叫了她一声,他就这样举着Finch塞进他包里的雨伞把Jessica送回家,伞并不怎么大,Jessica不得不挽着Reese的胳膊,像Finch千千万万次做的那样。他目送着Jessica给他道别,并跑进家里,但是,Jessica又冲了出来,大力地抱着他,Reese很高,并且他僵住了,Jessica抬头亲了一下他的脖子,她在磅礴的雨声里大声喊着:“John!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管你有没有伴儿,我一定要告诉你!”

Reese觉得这句话在自己脑袋里爆炸了,他听不到别的声音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反正他到家的时候他全身都湿透了,他觉得自己一会儿在天堂里,一会儿又下了地狱,他确确实实把Finch吓到了,Finch觉得这次,他必须要从Reese的嘴里撬出点什么来,不论是什么,他觉得这件事很严重,而他不希望他的另一半独自面对,但他没想到他还没有费劲来问,Reese就缓缓地跪在他脚边,他把脸埋在Finch的腿上,双手向上求救一般地死死抓着Finch的手,他平静了一会儿,他向上望着Finch的眼睛,请求宽恕一般的说:“Finch,我请求你原谅我,我请求你引导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我把我的心搞的一团糟,我——天呐,我该怎么说,天呐,我觉得我会下地狱的、、”Finch温和地用大拇指摩挲他的手背,“我觉得我同时喜欢着两个人,她是我的学生,天呐,我真是个不称职的教官,我也是个不称职的男朋友……”

     Finch心里还是泛起了一阵怒火,但是他对于此刻正伏在他膝盖上的男人,更多的是感到心疼,Reese是一个有道德心还有责任心的人,所以Reese选择了悬崖勒马,向自己坦白,他轻轻把手抽出,缓缓地插进Reese的头发,他尽量使自己不表现出一丝的怒火和伤心,他轻轻地说:“Reese,或许我们的命运就是这样的,我们生来就面临着许多的选择,有些选择即便很难做出,但我们还是要选,我们必须把选择一个成为现实,选择另一个成遗憾,这样我们才能让生活继续下去,我不会干扰你的选择,我希望你能自己可以想清楚,不论你的选择是怎样的,我都会尊重并支持你的选择。”昏黄色的灯光让Finch的身形更显柔和而不具有压迫性和侵略性,他的修养、他的性格都不会让他嘶声竭力地对着Reese大吼,去抱怨他的不公,他是这样的善解人意而不惜委屈自己。

     Reese静静地坐在地毯上听着外面雨声,他想了很久,久到他就那样睡着了,第二天,他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一条厚厚的毯子,Finch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他给了Reese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但是他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平静,他实在是心烦的厉害,他就给Root发了一个邮件,显然Root受到邮件时也是惊讶极了,她焦躁的光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Shaw看着她走了五分钟,她决定出门把Reese打一顿,Root叫住了她,Root若有所思地说:“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做不了什么,我们不能干涉他们的决定和他们的生活,他们才是最知道谁最适合他们。”

     Shaw用面无表情来回应她,

     “我知道这听起来不近人情,但是这是最有道理的做法了,不论结果如何,我将给予Hary我最大的支持。”

     显然,Finch也同意并感谢了她的决定,但是Shaw还是每天看见Reese,就一副想要打他的样子。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