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看我小说。

恰到好处--第二章(疑犯追踪/Person of Interest)

---2---

第二天中午,在Finch出学校大门的时候迎头遇上了Reese,他便莫名其妙地很自然地随他一起去吃饭, Finch觉得应当以一定的方式感谢一下Reese,所以在Reese点菜之前,他决定就现在的季节、Reese的工作需要,向他推荐了一些换季必屯菜品,Reese甚至怀疑Finch连他一顿饭摄入的维生素、蛋白质、淀粉、脂肪的含量都可以算出来,他觉得听Finch的比较明智。

     Finch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决定,他还要写文,他想了好几个晚上,都没想出来要写什么,他突然看见右手边的【理想的丈夫】(奥斯卡王尔德著),他觉得他可以从奥斯卡王尔德写起,他决定先写一篇短篇,看看反响,如果喜欢的多,他就开始写长篇,如果喜欢的少,他也开始写长篇,再碰碰运气,他用了两个晚上写出来了一篇,他再三修改,最后他觉得差不多了:

                       让我和你说说话吧

     Finch有一个广博的精神世界,在失去能和他分享他的精神世界的未婚妻后,他将自己封闭起来,就像用松节油把自己包裹成一幅油画。但是,实际上,天知道他有多么渴望被人理解、和人分享,他希望有人走进他的世界。

     Reese发现Finch除了敲键盘,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书,每次看着他在看书的时候,Reese多想给他说说话啊,他想问问他他在看什么,他想和他讨论一下让他为自己惊讶,他想看到Finch 用他的蓝眼睛睁圆了望着他,Oh~dear~Reese自己觉得自己有点魔怔了,自己就像一条大金毛,想去勾搭邻家坐在窗前的吉娃娃,但是邻居却关着玻璃窗。

  

     这天早晨,Reese早早地端着一杯煎绿茶和一杯咖啡来到他们空荡阴暗的小基地,那一截车厢像是诺亚方舟在一片漆黑的水面上闪着光,Reese走进去,Finch比他还早一些,已经把POI的资料收集完毕,码在电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右手指尖还夹着一枚小书签。Reese眯眼扫了一眼,是《道林格雷的画像》。

     Reese一整天脑子里都在想:Finch在看《道林格雷的画像》。

     他想知道是什么吸引了这个品味独特的人来看这一本书,他想知道更多。他当天晚上发了疯般的看了几乎所有他能看到的、与那本书有关的东西,“Oh! Too many words! ”他想,他把手机放的远远的,他担心自己的脑袋半夜爆炸会把手机炸飞,Finch发的短信可都在里面。

     第二天他还没来得及出家门Finch就打电话来让他去哪哪哪,自己要去哪哪哪,这个POI怎样怎样balabala、、、、、、、

     等所有事情都熨帖了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柳梢头,他筋疲力尽的再次走进他的诺亚方舟,Finch还在。

     “Oh~你还在看这本书,There is no new thing under the sun(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他突然用英式英语阴阳怪调却又显的很认真地说,“It is only shallow people who do not judge by appearances! (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会以貌取人,出自道林格雷的画像)interesting~”

     Finch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显的有些惊讶,比起和Reese讨论这本书,他更想知道Reese都做了哪些功课,“比起那,你怎么看Oscar Wilde、Robert Ross与Lord Alfred Douglas?”

Reese注意到他把Oscar和Robbie(Robert Ross)的名字挨在一起,当然他也更倾向于这种排列方式,“比起Bosie(Lord Alfred Douglas)我更希望Oscar与Robbie在一起,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Oscar爱Bosie的美丽与额……天真。”

     Finch注意到他用的人名,显然看了电影《王尔德的情人》,但是这句话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OhOh!是的,天真!天真的近乎孩子的无常,当Oscar迷人的时候,他像个孩子一样全心全意地爱着Oscar,当Oscar不如他的意的时候,他又像个孩子一样像扔掉自己老旧的玩具一样把Oscar扔在一边,Oh,poor Oscar!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Finch显得有些忧伤。

     Reese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用手指轻轻碰触Finch的手背以示安慰,“Oh~darling boy(奥斯卡常这样称自己爱的男人)”

     Finch很讶异自己就这样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了,还是这样直白的表达,自己一定是太久每个人说说话了。

     Reese察觉到Finch的尴尬,自己继续往下说道:“Robbie要比他长情一些,他追随Oscar、照顾Oscar、爱着Oscar,他把爱情当事业,他把他的事业做的不错~他和Oscar葬在一起这个事儿可真够···额···柏拉图,我还想过和你葬在一起,等冬天来了,我死在你脚下的时候(《快乐王子》:燕子爱上了快乐王子,不肯去过冬,冻死在快乐王子脚下)······”

     没等Reese继续往下说,Finch仿佛受冒犯似的打断他:“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Mr Reese!”

     Reese突然从椅子上滑下,半跪在Finch面前,两只手抓着Finch未拿书的手,他的前胸贴着Finch的膝盖,他的手肘轻轻放在Finch的腿上,他直直地从下往上望进Finch的眼睛,他像发誓一般地虔诚道:“Harold!为什么推开我呢?让我成为你的Robbie Ross吧,你给了我又一次的生命,我将用我的余生常伴你左右,我可能不是你想象的白马王子,但是我为了你,可以去屠龙(《十年之约》,超爱这句)!Harold!请允许我追随你,请允许我照顾你,请允许我爱你,Harold,我知道你需要一个人说说话,我想成为那个人,你孤独的太久了,我也孤独的太久了,请让我走进你的世界,please!”

     Finch从未想到会到这个地步,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了,他爱死了这个男人的忠诚,是的,天知道他有多爱他的温柔、他的陪伴、他的关心,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轻率地做出回答,我觉得自己像只大蛾子,Reese的眼睛跟大头针一样把他钉在标本纸上,他的嘴巴还在踌躇不定的时候,Reese着急又激动地说:“Harold!总有一天你要相信别人的,我会把你抱上桃树,保护你永远不会留下钉痕(《自私的巨人》)!我会在窗外守着你到天亮(《公主的生日》)!我愿意用刺扎穿我的心脏,染就你的玫瑰!我会为你跳进大海,找出配得上你的珍珠,开凿大山,开采玛瑙,制就你的王冠和权杖,织就你华丽的袍子(《年轻的国王》),我、、我每天都用樱草装满你的篮子(《忠实的朋友》)····”

     Finch哭笑不得,Reese已经着急的口不择言了,他忍者笑赶紧高声打断他:“ohoh!Mr Reese!我已经判断不了你是在表明你的忠诚还是在羞辱我了”

     Reese赶紧为自己解释:“不!不!我··”

     Finch不待他争辩完就听自己的嘴巴轻率地说:“Of course,Mr Reese.”

     Reese疑惑地望向他,Finch追加:“for the request you mentioned”

     Reese如释重负地笑了,他的绿眼睛里将永远藏着一双蓝眼睛了,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Finch想:“Oh,别那样做,实在是迷人的要死。。”

     Reese用他独特的发声方式说:“Nice to meet you in this era,dear Prince.Will you let me kiss your hand?(Reese篡改了小燕子对快乐王子说的话)”

     Finch又听见自己的嘴巴轻率而没有理智地说:“Oh,long time no see,Swallow;but you must kiss me on the lips,for I love you.(后半句是快乐王子的原话。。王尔德先生是gay。。)”

     Reese虽不及Finch在文学艺术方面博学多识、涉猎广泛,但是他愿意紧跟其后。他的阅读量前所未有的增多,Shaw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她满脸写着她的内心,转头问Root:“我是饿出幻觉了吗?”

     Root俏皮地眨眨眼睛,“No,dear~John进了Harold的花园,Spring is around the corner~”

     Shaw翻翻白眼。

 

====================Happy Ending===============

     他还精心排了个版,信心百倍地开贴发了文,他有些紧张地在电脑前等,每隔3分钟他就刷新一次,但是他每次都看到自己的文慢慢地在往下沉。

     Reese在阳台上喝啤酒,他隔着玻璃窗看到对面的Finch已经在那里坐了4个小时不动了,所以他给Finch发了条短信:起来活动活动。

      Finch吓了一跳,他虽然觉得这样很贴心,但他有种隐私被侵犯了的感觉,他转过头,隔着玻璃窗看见Reese向他点点头,他想起身把窗帘拉上,但觉得这样太不礼貌,所以他也向他点点头,起身,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我无意冒犯,我要换衣服了,我需要拉一下窗帘。

     然后他哗啦一下子把窗帘拉上,Reese在阳台上感到哭笑不得。

     Finch活动了一下手脚和眼睛,他又回来刷新,沉的更严重了,他觉得沮丧极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章这样不受欢迎,他把这篇文发给了他的妹妹Root,受冷落总归有个理由吧。

     大约十二分钟后,Root回复了他:Hary~你可真能让我惊讶,你竟然开始写同人文了,我猜肯定这篇文不甚火爆,不是因为你写的不好,而是它对于普通人来说,太——咬文嚼字了,也就是说太难懂了~但是——我非常喜欢它~Kiss you~

     Finch看了之后觉得有些明白了,但是又有一种挫败感,在生出挫败感的同时,斗志油然而生,他决定开个长篇的贴,再碰碰运气,如果再不济,那就再换个ID再开一贴·······

     但是他看到Comeon的帖子还在论坛顶上高高飘扬,心中微微有些郁闷,他决定缓一个晚上,第二天再开一贴。

     第二天,他一整天都在想写文的事,他决定做些改变,但还是要坚持自我,不然即便有赏识他的文章的读者,那赏识的也不是真正的他,所以,他思虑再三,还是以莎士比亚的诗开篇:“要说我不该破誓,谁会如此愚妄,为要守住自己的誓言,躲避天堂?”

     他决定把Reese设定为一个有着开明的单身妈妈的划船队队长,把Finch设定为一个有着严苛家教的乖小孩,剧情他要慢慢想。

     Reese和Finch就这样相安无事但是又暗起波澜的度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Finch午餐会同Reese一起吃,并严格地为Reese制订早午晚餐的食谱,可以说Reese被他照料的很好,与此同时,Reese也细心地尽他所能关照Finch,比如说帮他搬搬东西、取取快递、不时地送些小礼物、专心致志地听Finch说话、同Finch聊天,他一直都觉得文学百无一用,他觉得不论从谁嘴里说出来,他都这样觉得,但是当Finch同他谈论文学时,他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很有意思,他甚至自己去买了几本书来读。

     至于论坛——

      Comeon的文还是高高飘扬,但是Finch史诗般的爱情故事有些后来居上的势头,还记得他的设定吗,Reese在一个开明自由的单亲家庭,因为一看Reese就像是放养出来的,Finch在一个家教甚严的传统家庭,有着严格的作息规律,因为一看Finch就像是一个乖宝宝,圈养出来的。Reese在学校里保护Finch不受欺凌,作为回报Finch要给Reese补习数学,两人暗生情愫,在即将一吻定情之际,被Finch的父母发觉,遂带他搬离此处,Finch甚至没来得及道别,并且他的父母让他发誓再不与Reese联系。Reese几经辗转找到Finch的新住处,他开明的妈妈鼓励他把Finch追回来,然后Reese做兼职赚钱,攒了路费去了那里。那时正值午后,Finch在一棵山丘上的菩提树下看书和眺望,他看向纽约,那个留下他欢喜与苦痛的地方,他的眼睛突然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度以为自己出了幻觉,直到Reese把他拥入怀中,Finch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这时候引出开篇的引子,还记得吗?是莎士比亚的“要说我不该破誓,谁会如此愚妄,为要守住自己的誓言,躲避天堂?”。他们度过了一个甜蜜的下午,在夕阳西下之际,Finch的妈妈喊他回去吃饭,Finch看着Reese的眼睛,告诉他自己的决定,“不爱即死,永生不渝!”Finch狠狠地立誓,他这一次不再破誓了,他飞奔回家,告诉父母自己的决定,他开始绝食,在绝食到第五天时,他的父母同意了他的选择,他狂喜地奔去菩提树下,Reese等在那里,他欢欣地晕倒在Reese怀中,他们永远的沐浴在了爱情之中,并受爱情的滋养。

     他大致这样构思,其间夹杂着各类名句名篇,行文显得浪漫又精彩,文章的追随者渐渐多了起来,现在已经仅次于Comeon的贴子了,他开心地看着自己的文章也渐渐地浮起来了。这天中午,在他打开电脑看看有无回复地时候他的手机响了,Reese发来了一张照片,看布局应该是Reese的家,此刻一篇汪洋。。下面有Reese的自嘲:如果我的地板上再躺着莫里亚蒂,我都要相信这是莱辛巴赫瀑布了。。

     Finch回:这是怎么了?

     Reese回:楼上的水管爆裂了,我回来的时候就成这样了。。

     Finch回:那你怎么办?这个要多久修好?

     Reese回:我正要给你商量这件事呢,如你所见,我刚到这里,并没有很多熟人,好吧,就你一个,你介意我在你家暂住几天吗?

     Finch觉得他们才认识两个月左右就住在一起,实在是太快了,但是他又不能让Reese没有地方住,毕竟Reese看起来是个好人,思虑再三,他回:我并不介意,你愿意什么时候把东西搬过来?

     Reese回:那太好了,你真是个好人,Harold~那你开门吧,我来到你家门口了~

     Finch觉得如果自己会翻白眼,肯定要翻一个大白眼的,但是他还是去把门打开了,Reese东西不多,就拿了一支牙刷和几套换洗的衣服,Finch带他四处转转,并引他到客房,正对着他的卧室,他心想:看来我以后睡觉要关门了。。


评论

热度(19)